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些和岁月有关的事


□ 左中美

  一
  
  我奶奶只有四个女儿,母亲是最小的一个。听说奶奶也生过儿子,可是夭折了,只养大了二姑、三姑、四姑和我母亲老五。母亲因为是家里的老幺,多得了爷爷奶奶和姑姑们一些宠爱,虽然母亲九岁时爷爷就去世了,可奶奶和姑姑们还是让母亲读到小学毕业。在她们四个姐妹中,母亲是唯一读过书的。
  奶奶没有儿子,就把四姑和我母亲留了家。母亲不幸,早早和父亲结束了缘分,奶奶便母牛护犊,一直和母亲在一起,帮着母亲把哥哥和我带大。
  几乎从我记事起,奶奶的头发已是全白了,那时奶奶七十多岁,为了省却洗梳的麻烦,奶奶让二姑父给她剃了发,过一段时间便剃一回。奶奶带着黑头帕,短短的白头发就从绕成圈的帕子下面露出来。奶奶的身体还算硬朗,总是不舍得闲,除了带我,做饭喂猪打猪草的活全都是她做,母亲曾许多次地提起,奶奶七十多岁时还去山上打过香树籽(香树籽喂猪可以催肥,相当于喂包谷面),背六七十斤回来,后来母亲再也不让她去,她才只好罢了。
  奶奶也常生母亲的气,绝大多数都是因为母亲去地里干活迟归。母亲每天总是天不亮就下地,中午回家匆匆吃完饭又走,一年到头几乎没有天黑前回家的时候。奶奶是个急性子,做好了饭左等右等不见母亲回来,便生了气,等母亲终于回来时,她却躺到床上去了,母亲喊她吃饭,奶奶气呼呼地说:“我等都等饱了,哪里还吃得下饭!”母亲多少次地劝奶奶,做好了饭就先吃,不要等她,地里的活总也做不完,她真是恨不能砍个枝叉把太阳顶住不让它落下。可奶奶生气归生气,到了第二天她还是一样要做好了饭等母亲回来。
  奶奶床上的枕头是母亲亲手缝制的,因为奶奶常年睡在火塘边,受火烟和火灰的熏染,枕头就泛起一层油亮的光泽,那个光滑油亮的枕头,是我甜蜜的牵挂所在。那时,我几个姑姑给奶奶带来的糖和一些好吃的东西,奶奶总是放在枕头后面,其实她自己并不舍得吃,奶奶总说她没牙,咬不动了,于是那些东西最后大多都进了我的口。为了奶奶枕头下的那些甜蜜念想,我有时甚至是故意哭闹的,而每次,我都圆满地实现了自己的意图。
  奶奶不仅带大了哥哥和我,后来还带了她的重孙—-—哥哥的两个孩子。那时候我已在外面读书,母亲和哥哥嫂子都要下地干活,八十多岁的奶奶身子虽已不如以前,但还是带着两个相差两岁的重孙和重孙女,不用说,奶奶黑枕头下的糖又都进了两个小家伙的口。
  奶奶是我读中专二年级的暑假去世的,享年八十九岁。奶奶只病了两三天时间,就安详地去了,结束了她在人世八十九载的辛劳与牵挂。奶奶走后,母亲对我说:“这几年来,我总担心一件事,总怕你假期回来时,再也找不见奶奶,没想到你奶奶还真领了你(老人去世时,亲人在身边的就叫‘领’,某个亲人不在面前则称对他‘不领’),她没白把你带大。”而我知道,奶奶是白把我带大了,我没来得及为她做任何事,没来得及给她买哪怕是一颗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博南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博南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