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进食的尊严



  人类肯定是故意的。
  火车和飞机把行走的能力提高了千万倍,电话延长了听力,电视直播提升了视力,洗衣机解放了主妇的手,电灯,则消灭了不被需要的那部分夜晚……
  凡是灵长类动物的智力所能想到的捷径,人类都已经想到和做到了,或者仍在想和做当中。连地球即将被超量人口踩沉时移民外星的事都已经在谋划了,不过好像没有哪部科幻电影向我们预示过这样的前景:有一天,人类只需每周进食一次就可以获得足够的能量。现在对付每日三餐的时间,被节省下来做其他一些更灵长类的事。
  主妇太忙抓我买菜做饭时,脑子里就会盘旋着此类乱七八糟的念头。得承认,这和我厨艺低劣生性懒惰有一定关系,不过,每天都要花费那么多时间重复烹饪的才华,厨艺再好的人也会有崩溃的时候。谎言重复千遍或许能变真理,才华重复千遍肯定就成垃圾了。
  我妈年老之后,常唠叨年轻时拉扯三个孩子的不易,控诉的内容除了我父亲还有一个焦点:她每天要去三里外的学校教课,还要为我们三个小孩做三顿饭。这样,她就得骑着高大的二八自行车以“119”的速度穿梭于家和学校之间的拥挤街衢。
  那时用的是煤球炉子,早晨和中午时间紧迫,但用柴火引燃煤球就要费去半天时间,弟弟又饿又急,猴子般在厨房门口不停跳脚,我妈则被浓烟呛得几乎要咳出毛细血管里的血来。
  吃饭就像打仗。她这样总结那个时代的一日三餐。
  这个时代,快餐、煤气灶和微波炉稍稍节省了人们耗费在厨房的时间,但上班和过日子的节奏也同步加快了。正负相加抵消了。
  现在的大多数市民家庭,仍像我妈那辈人一样对付着进食这桩事:打仗一样买菜,打仗一样做饭,打仗一样吃饭,打仗一样洗涮。
  注意,我说的打仗,尚未包括猎取食物那个更复杂更血腥更屈辱的过程,这里的打仗仅仅指加工和使用食物这个末端环节。
  但是,从未有人对拖累欺压了我们上万年的一日三餐提出过质疑。
  我们一定要吃那么多量吗?我们一定要吃那么多次吗?为何不凭借发明原子弹和宇宙飞船的智慧,让人类从嘴和胃无穷无尽的追赶中摆脱出来?
  这点上,人类似乎甘愿和所谓低等动物们逗留在同一起跑线上,当然也可以放胆去骂,人类在这方面还不如许多被我们蔑称为畜生的东西。不少畜生一到冬天就猫进洞穴冬眠,既节约了粮食,也保护了牙齿。人类却四季如斯地每天不停重复咬啮和吞咽动作,忙碌中,恍惚已不记得,进食是为了活着,还是活着是为了进食。
  能发明原子弹这种自杀武器的物种肯定是不傻的,所以我说,人类是故意不让自己从进食的麻烦里解放出来。
  贪恋食物的美味肯定是首要的原因。
  大多数动物还有食草和食肉的区分,人类则是只要不毒死我什么都要尝试的超级杂食动物。“民以食为天”,我们的舌头一边对着所有可吃的东西风卷残云,一边这样蛊惑自己和被吃的动物。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勇士”、“生吞活剥”、“吃不了兜着走”、“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些成语和俗语十分形象地显示,人类在吃上所表现出的勇气、贪婪和荒谬都达到了令其他物种吃惊和恐惧的程度。近日,印度还爆出骇人丑闻,四个火葬厂工人居然从焚尸炉里取出烧得半焦的人尸下酒。
  医学已经证明,当代人的许多疾病都与吃得过滥、过度有关。SARS可以算是果子狸的冤魂对人类的报复,而糖尿病、肥胖、高血压、高血脂等等各种大小疾病也都是食物对身体的警告和反抗。
  见过一位个体印刷厂老板,早年生活糜烂,胡吃海喝,四十左右就得了糖尿病,现在眼睛都快瞎了。请客人吃饭时酷爱点三高菜品,自己却只有忍着口水观摩的份,每尝一丁点菜都要蘸白开水洗洗筷子,可怜巴巴宛如一只纯洁无辜的鹭鸶。
  人类的吃早已从生理需要进化成一种津津有味的爱好,甚至,已构成人生的重大意义之一。
分享:
 
摘自:海燕 2010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