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千年韩琦


□ 钟 敬

  凉风习习的夜晚,鬼魅萦绕的黑幕把村庄笼罩得愈加神秘。几束灯光从几户未寝的人家投射出来,流泻在河面上。月亮的光晕来不及把所有的寂寞都掩饰起来,就匆匆躲进云层,独自饮啜着人间蒸发的悲凉。一如千年前北宋的那轮残月。
  这样的夜,思绪是会像芨芨草一样疯长的,直到绊住双脚,让人再也无法逃出那个流光溢彩的年代。
  用“流光溢彩”来形容北宋,似乎有些欠妥当,毕竟,王安石曾高举着“富国强兵”的大旗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变法。但倘若能静下心来仔细研读北宋的历史,我们就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北宋是一个富裕的王朝,至少普通百姓的生活是殷实的。
  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个大儒”的陈寅恪先生就曾在《邓广铭宋史职官志考证序》中称:“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而在欧洲的历史学家和旅游家的眼中,“(北)宋朝都城里的一个马夫的生活水平都比同时代的欧洲国王好”。其经济的繁荣可见一斑。
  如此,我们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北宋百年未曾发生过动摇国家根基的大的农民起义。生活有保证,自然没有必要去干那无聊而又冒险的事儿。至于《水浒》,那只不过是小说家们的随性发挥罢了。
  然而,“资产百万者至多,十万而上,比比皆是”的社会现状却并没有让当时的士大夫感到自豪,毕竟,与前代的唐王朝相比,宋室所要做的还有太多。宋朝自建立以来就四面楚歌,连年与外族征战,“天可汗”的尊称对于北宋而言早已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政治军事上的赢弱造成了北宋王朝的式微。但历史往往如此,社会的不安定总是可以催生出众多的杰出人物,韩琦就是一个例子。
  韩琦,公元1008年生于相州安阳(今河南安阳),如今(2008年)算来刚好是其一千年诞辰。韩琦出仕之时,正值北宋王朝危机重重之际,北有契丹、党项虎视眈眈,就连南边的大理也蠢蠢欲动想趁火打劫。然而,更让人不安的是,当时整个社会却毫无居安思危意识,朝廷上下大小官员腐败无能,整日沉湎于醉生梦死之中,此时的宋王室俨然已病入膏肓,甚至整个民族都有覆灭的可能。 ,
  覆灭,可能说得有些大,但绝非耸人听闻,翻开历史,我们发现,两宋最终都没能逃脱被异族灭亡的命运。历史往往惊人地相似,千年后,当日本军国主义大肆入侵华夏时,我们不也以“民族生死存亡”来唤起民众的抵抗吗?
  人的一生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很难判定,至少在一个人还活着的时候是如此。韩琦一出生所面对的就是一个摇摇晃晃的王朝,战火在蔓延,天灾在肆虐,民众在受难,对于“既长,能自立,有大志气”的他而言无疑是一种煎熬。日难食,夜难寐,苦思治国之道,苦觅救国良方。
  然而,官场毕竟是官场,这里有太多的钩心斗角、尔虞我诈,这就是一潭深不可测的浑水,趟了进去连自身都难保,何谈救黎民于水火了。十年的蛰伏让韩琦似乎有些疲惫,他是否有过放弃的念头,是否也曾想随波逐流,现在的我们已经无从得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十年蓄势的他终如火山喷发,势不可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传奇故事(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