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在细雨中呼喊》


□ 陈晓明

论《在细雨中呼喊》
陈晓明

不管从哪方面来讲,余华都是这个时期最优秀的作家之一。作为早期先锋派的代表,余华在90年代上半期就开始改弦易辙,他自己对此十分自信坦然,他也确实从这种改换中获得了更多的利益。但批评界一直觉得此人形迹可疑,直到2006年,余华沉寂十年后出版《兄弟》,批评界总算抓住余华的软肋,对《兄弟》投去了质疑的目光。在某种意义上,余华咎由自取。一方面,《兄弟》确实有差强人意之处(特别是下部);另一方面,余华多年来对批评界颇为不敬,时有冷语相加。这两方面足以使批评界有足够的理由对《兄弟》进行冷处理。尽管精通经济学原则的余华对此并不以为然,但余华并非没有付出一点代价。虽然一部《兄弟》不可能洗去铅华,但余华的光环还是有所减色。
尽管如此,我也不认为我们就要因此减损余华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贡献,特别是他早期的作品,应该说为汉语小说提供了一系列非常规的经验。在艺术表现力方面,余华的小说叙述力图打开语言无限切近真实的那片界域,他对叙述时间的控制,无疑是汉语小说做得最出色的。当然,他对人类生存事相的探究,特别是他对残酷和冷漠的表现,都是汉语小说难得的经验。迄今为止,对余华的研究可谓汗牛充栋(1),不乏有精辟之见。不过,余华的小说还是有可再论述的余地,比如,他的残酷与冷漠的叙述,是建立在什么样的生存事相上。余华描写的生存事相如此令人惊异,肯定不是我们庸常的概括所能把握。是否有更深入的概念可以再加发掘出余华作品的内涵品质呢?
确实,《在细雨中呼喊》被多方面认为是余华最好的作品,笔者也持这样的观点。尽管这部作品一俟出版,余华就宣称这部作品是他“最好的”作品,此后,余华每出版一部新作,就命名为“最好的”作品,余华试图建构一个自己创作无限进步的历史谱系学。这当然值得怀疑,与其说这是对自己创作上的自信,不如说是对现代广告术的领悟。我以为《在细雨中呼喊》还是余华最好的作品,是值得我们深入解读的作品。这部作品最突出之处就在于,余华把汉语小说中少有的“弃绝”经验表现得异常充分,从而触及人类生存事相中最深刻的创伤。也正是在对“弃绝”经验表现上,余华的《在细雨中呼喊》及其他作品在艺术上具有了如此独特的令人震惊力量。我们一直惊异于余华的作品揭示的感觉非同寻常,但没有给出明确的界定,很显然,只有“弃绝”可以更加准确深入地把握余华小说揭示的生存经验。

一、细雨中的呼喊:弃绝的经验

这个以第一人称“我”来讲述的故事,现在还无从考证是不是余华童年生活的真实记录,也许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余华第一次写出了为经典现实主义的“儿童文学叙事”所掩盖的童年生活。在经典的(为意识形态权威话语所规定的)儿童文学叙事中,儿童少年是“祖国的花朵”,他们在五月灿烂的阳光下,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奔跑,或者捧着五月的鲜花,站在五星红旗下,白衬衣扎在蓝西裤里……这就是五六十年代,乃至70年代经典的少年儿童生活画面,他们的故事沐浴着健康、幸福、欢乐的阳光。显然,余华改写了这个“经典故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争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争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