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喊山


□ 黄镇坤

  幼时里一个不能忘记的游戏是:喊山。
  何为“喊山”?即身处山野,以山野为背景,登高远眺,对着沉寂的群山引亢高呼,长啸大吼,吼得群山回荡,吼得云停风慢,吼得草舞花放,吼得回肠荡气。
  那时里,我与我的伙伴们正值垂髫,换句话说,那时里我们还在上小学。星期天或节假日里学校不上课,我们便背了柴刀,偕三五伙伴或十来个伙伴进山去,我们的任务是放牛与背柴——山里的孩子,除上课外,不是田里就是山上。
  老家在闽西山内,随处一地大抵四围尽是山。老家的山里不缺柴草的,来到山上,任牛儿吃草,并早早斫得一捆柴足,便憩在山边或山谷底里,玩起种种游戏。喊山,便是诸种有趣游戏的其中一种了。我们聚在一起,站高处里,对了山,对了空谷,对了天与地,仰了头,张大嘴殴殴地叫,哟哟地喊,啊啊地吼,呀呀地呼,学牛学虎学狗学狼学野猪学山獐学鬼魔怪兽……一个人喊几个人喊或全部人杂喊全部人齐喊全部人卖力地喊,喊得天哄哄地嚷嚷,汹汹涌涌,空谷激荡,满天满地都是声音。如天乐开奏,如梵琴拨响,如百凤齐鸣,一种难以想象的轰鸣充溢于山野林谷之间,让人感觉有泱泱的大风吹过,有汹涌的波涛呼啸,仿佛进入另一轰烈逍遥的世界。
  大山毕竟淳朴、浑厚、深情。登高一呼,群山回应。在我们这些稚童的“原生态”的喊声中,这些不言语的山,居然一呼活了,醒了。苏醒了的山,随即便有了灵性,此处一喊,喊声迢迢地远去,远去的喊声越过重重荒原,并没湮灭在遥远的群山中,而是撞到了远处的山壁,如荡了秋千又折了回来。返回的声音,带着“空空”的铿锵,有如从远古返回,袅娜着到我们的耳边。只那么一个来回,可此时的声音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原声,已是混着微风和山谷回应的密语了。那漾漾的柔波是如此的恬静,委婉,构成了一曲绝妙的大自然交响乐,已含了一种天高地远,地老天荒的无穷韵味了。这回声是土地上的声音是群山的声音是林木的声音抑或是上帝的声音?沐浴在这些声音里,如置身于清澈、明亮的漩流中,自由、欢畅,洗得你一心的空静,让你卑微地化在伟大的自然里,使你有水阔天空之感,于是飘飘然,像是下界的一般。声音有低回的,如嘤嘤细语,有高亢的,如虎啸龙吟,有婉转激越的,若弹琴鼓瑟,久久回响,不绝于耳。所谓旷古,所谓深远,全能在此找着最绝妙的诠解。置身于山谷和四野上轻轻荡漾着的声波里,我们被震撼着,牵惹着,并相与浮沉着。
  喊山,是一种多么有趣多么令人心醉的游戏啊,玩此游戏,在充满惬意的快感中我们可以忘了返家,忘了饱饥,忘了所处,忘了所做,忘了内心或周围的一切,仿佛里,天与地之间,唯有我们的存在,一切尽由着我们,没有约束,没有禁忌。这种简单且带几分野性的令人心旷神怡的游戏,也让我们这些孤陋寡闻、稚气未褪的山里孩童,尽情地享受到了幼年极致的欢愉。这是一个幽奇而神奇的境界,可是对于没有身临其境的人,这一切你无从描绘了,这其中蕴含的哲理,你也品味和领悟不了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