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命途多舛的娃娃鱼幼苗


□ 王杰 张红星

  娃娃鱼,大大的脑袋,胖胖的身子,柔软的四肢,长得像娃娃,因而得名。其实,娃娃鱼不是鱼,而是一种有尾两栖动物。它的中文名叫中国大鲵,与它的两个兄弟——日本大鲵和美国隐鳃鲵——组成了隐鳃鲵科。为什么叫隐鳃鲵?因为它们中体型最小的美国隐鳃鲵成年后仍然保留着蝌蚪时的鳃孔。‘隐鳃鲵的进化历史独特,几乎是现存两栖动物中最古老的,与大熊猫一样有“活化石”之称。娃娃鱼已经在地球上繁衍生息了1亿多年,可到了今天,却躲不过人类的致命伤害。

  娃娃鱼曾经在我国黄河、长江和珠江三大流域广泛分布,许多老年人都有小时候在门前屋后听到它们像婴儿啼哭一样叫声的经历,但如今这些只停留在人们的想象中。在过去的50多年中,因为对其营养和药用价值的盲目迷恋,大鲵被疯狂猎捕、毒杀、收购或贩运,如今在野外已经很难看到野生成体,再也听不到那娃娃哭一样的叫声了。即便是在某地仍有发现的偶然报道,很可能也只是浩劫之后幸存的零星个体,或者是从养殖场逃逸出来的,或者是前些年执法人员没收并就地释放的个体,很难据此推断当地还有野生种群存在,更不敢奢望这是一个还具有自我延续的能力、能繁殖后代的种群。

  大山深处,那些人类难以到达的山涧和溶洞或许是大鲵最后的避难所,它们在那里繁殖,因此被当地人戏称为“大鲵洞”。

  2012年2月,春节过后不久,笔者沿108国道来到西安市周至县厚畛子镇黑河森林公园。这里地处秦岭中部,有一个景点叫“鱼洞泉”。泉边岩石嶙峋,形似鱼头。相传很久以前,每年谷雨前后,藏在泉洞中越冬的鱼会纷纷涌出,其中就有娃娃鱼。20多年来,一直有外地人在此收购娃娃鱼,价格从每斤十几元涨到了一千多元。

  1986年大鲵就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禁止非法捕捞。但在暴利的诱惑下,仍有不少不法分子偷捕。最初只是在洞口在鱼钩上挂上钓饵, “钓捕”成年娃娃鱼。随着成鱼越来越少,不法分子开始使用电鱼工具,更不惜用炸药炸开洞口,将成鱼拖出。2005年5月下旬,竟有7名歹徒将一整箱农药倒进黑河,期待捡到几条娃娃鱼;结果导致白花花的死鱼铺满几千米的河段,黑河成了“白河”,却没能捡到一条娃娃鱼。

  2007年开始,不法分子的邪恶目光又盯上了弱小的娃娃鱼幼苗。春节前后,这些幼苗从洞口冲出的时候体长只有3-4厘米,尚不能开口取食。不法分子在洞口架网捕捞,很容易造成幼苗的损伤和死亡。他们分工明确,设暗哨放风,并配置对讲机,与渔政管理人员和公安干警打起了游击战。2010年周至县渔政局对鱼洞泉的娃娃鱼幼苗进行保护管理,在洞口砌筑水泥小室,在室内收集从洞口流出的幼苗,然后送到救助机构暂养,期待养大后再放回黑河,补充野生娃娃鱼资源。

  然而,山洞中的野生大鲵能否延续?这些幼苗还能流出多少年?里面有多少条成年大鲵?谁也说不清楚。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洞中的大鲵为一个封闭的群体,只能进行近亲繁殖,每年流出的大鲵幼苗约1000多尾。我们采用微卫星技术,即类似亲子鉴定的手段,对洞中的大鲵种群进行分析,推断里面约有13条成年亲鱼。这个群体是非常小的,很容易产生近交衰退,并随着亲鱼的衰老而消失,急需新鲜个体的加入。如果没有人类的干扰,娃娃鱼幼苗在经历自然界的风雨考验后,一部分个体可以存活下来,或许可以钻回溶洞,加入原来的或其他繁殖群体,实现基因交流和种群延续。然而黑河流域正在进行梯级水电开发,水流时大时小,断流严重,而且电鱼事件时有发生,很难想象大鲵幼苗能够在河中安全长大。

  如今,在距离鱼洞泉不远处的另一处“大鲵洞”——龙骨峡,已经再也见不到大鲵幼苗流出了,或许是亲鱼老了,或许是亲鱼被盗走了。这样的悲剧已经太多太多。

  2007年12月3日,在陕西商洛市镇安县月河一处大鲵洞的洞口及下游,几十位村民背着电鱼工具在溪流中穿梭,疯狂捕捞流出的大鲵幼苗。据说遭此劫难后,现在这里已经不再有幼苗流出了。

  重庆酉阳县兴隆镇土坪河曾经是远近闻名的“娃娃鱼之乡”。2000年,这里发生了一起毒杀大鲵案,近百条不足10厘米长的幼苗被毒杀。此后,每年从当地“大鲵洞”中流出的幼苗也很少了。

  娃娃鱼幼苗的命途尚且如此多舛,野生种群又能延续多久呢?

  (作者单位:①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②陕西省动物研究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2012年第06期  
更多关于“命途多舛的娃娃鱼幼苗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