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的脚步声


□ 张乃坚

  父亲是2003年去世的,屈指算来,离开我们快10年了。至今在我的脑海里还清楚地记着单位为父亲写的悼辞:“他为人正直,一身正气;他艰苦朴素,两袖清风;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悼辞固然好,但是,最能让我泪涌笔尖的却是与我朝夕相处50余载父亲的脚步声,父亲的音容笑貌,父亲的背影以及父亲的日常琐事啊。回想起这些生活细节,足以令我觉得父亲没有死,他依旧在我们的身边,父亲只是出差去了。悼辞上不是说“他先后率艺术团赴美国、英国、法国、前苏联等二十多个国家,数十个城市进行访问演出传播中国文化”吗?这一次,父亲又走了,只是去了更加遥远的地方,他不久还是要回来的。
  但是,父亲毕竟没有回来,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春节晚会,奥运圣火,国庆阅兵,普天同庆,满天烟火,在这些老百姓乐翻天的日子里,母亲总是要颇有感叹地说上一句:“你爸活着该多好啊!”是啊,父亲活着该有多好啊,您为党的文艺事业奋斗了几十年,不就是为了看到今天嘛。可是,父亲不在了。我们能见到的只是衣柜上摆放着的父亲的遗像。那张照片是几十年前父亲出国访问时照的,穿西服扎领带的父亲看上去目光炯炯,神采奕奕,倘若没有缠在照片镜框四周的黑纱,我真的会跑到门口,侧起耳朵,静静地听,听父亲脚步声的出现。
  说句实话,父亲的脚步声是很有特色的。父亲身材高大,有点儿胖,挺着人们常说的“将军肚”。他喜欢穿千层底儿的布鞋,走路很快,掷地有声,咚咚如擂闷鼓。这声音即便夹杂在众多下班人群的脚步声中,我们也能分辨得出来。话又说回到几十年前。那会儿,父亲工作繁忙,在家的时间很少,总是来去匆匆。父亲白天上班,晚上还要去剧场参加各种节目的审查,只是在晚饭时回趟家。晚饭也吃不踏实。看演出是父亲的工作,绝不能误了开场。父亲急急忙忙地吃过饭,然后,站起身打两个响嗝(父亲的胃不好,最终死于胃癌),看一眼戴在腕子上的手表说:“该走了。”说完,抱起我狠狠地亲上一口。父亲的胡子真硬,扎得我直喊疼。当我还在揉被父亲嘬疼的脸蛋儿时,父亲却早已踏出家门。我们家礼数多,晚饭必须等父亲回来才能开饭。所以,不管我们多饿,我们都要等,这是母亲定下的规矩。我们坐在桌前,看着摆好的饭菜,心里盘算着父亲何时归来,这种儿女盼父归的感情,深深地植入我幼小的心田。我们常常比赛看谁能最先听出父亲的脚步声,比赛的结果总是姐姐赢,当我和哥哥还在傻等时,姐姐会突然尖着嗓子大喊一声:“爸回来了!”我和哥哥便马上屏住呼吸仔细听,果然,过道内出现了父亲的脚步声,声音由远及近逐渐地清晰。这时候,我们会互相递眼神儿,同时挺直腰板儿好像等着父亲检阅似的。当然,姐姐有时也会骗我们,她见我们太淘气满屋子乱跑,便也会大喊一声:“爸回来了!”这时候,我们会慌张地跑回桌边,规规矩矩地坐好。姐姐则说:“好好等着,爸一会儿就回来,姐替你们听着呢!”这些儿时的记忆,现在回想起来,很让我的心里不是滋味。感伤之余,我闭上眼睛,耳畔又响起了父亲那咚咚的脚步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