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独者的狂欢


□ 秦银国

  摘 要:用现代叙事学的理论来研究库切的小说,可以发现它们和一般所见的具有很强现代主义实验特征的小说叙事技巧有一些明显的差别,文本的话语层面对文本外的现实世界进行了隐喻式的指涉;同时,小说也提供了文本外真实世界与文本内虚构世界系统性相关的新形式,两种时空关系共存于阅读过程中,造成了审美上的困惑与惊奇,这无疑是库切小说在表现方法上的特点之一。
  关键词:库切小说 叙述形式 时空关系
  
  一、前言
  200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南非英语作家库切,向来被评论界公认为是一位沉默寡言,处世低调的人。然而,看过库切小说的读者都会惊讶于小说还能有这样的写法,他的小说似乎在向人们进一步证实:小说能够穿透任何时间和空间的界限,故事叙述也可以像镜头蒙太奇那样任意拼接,情节的重组靠的是读者的思维,小说里孤立﹑分散的故事在读者的脑海里达成完整和统一。这种“故事蒙太奇”正在成为这几年国内外小说接的一种全新的解读方式,流行于或前卫或经典的新小说中,而每一部又能给读者带来全新的感受。
  
  二、打破时空的单元结构
  解读这种新的小说手法,还要从库切的最新小说《慢人》说起。小说由一次车祸的慢镜头开始:主人公保罗·雷蒙特,年过六十的澳大利亚退休摄影师在一场自行车事故中被一莽撞少年撞到飞起,不得不接受右腿膝上截肢手术。他拒绝安装假肢,宁可依靠拐杖和齐默架生活。他并不喜欢第一个护理希娜,因为她总把他“当孩子或白痴对待”;当普茨太太向他推荐了玛利亚娜,一个克罗地亚移民、三个孩子的母亲后,这位克罗地亚的古画修补师令保罗深受吸引,一种“不恰当的激情”燃起,他渴望与她“肩并肩躺在一起,赤身裸体,胸口对着胸口”。终于一天,他向她表白:“我爱你,这就是一切。”保罗还主动提出为玛利亚娜的儿子德拉格支付寄宿学校的学费。然而,此后的几天,玛利亚娜没有来,另一位名叫伊丽莎白·科斯特洛的女人却出现了,并声称保罗其实是她笔下的人物。她甚至朗读了小说开头车祸的段落。在伊丽莎白看来,这个本该更具有戏剧性的故事在这一时刻已经几乎停了下来,因为保罗抗拒的性格使他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慢人”。这故事似乎再无发展的动力,似乎无处可去了。《慢人》此后的二百多页便成了“慢人”保罗和“作者”伊丽莎白间的对抗。有趣的是,他对伊丽莎白的抵抗既展现了小说创作过程中的困境——作者意志屡屡企图主宰小说人物“自身的意志”,又是对传统小说观——又展现了对必须“活得像英雄”才“值得被写进一本书”的批判。
  在这部小说中,原本一个常见的完整故事,被作者分割成几个乍看起来互不相连的单元。比如:小说开头是一次车祸的慢镜头,然后是他拒绝安装假肢,此为第一单元。第二单元为保罗同伊丽莎白·科斯特洛的徒劳对抗使他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慢人”。伊丽莎白·科斯特洛在保罗面前朗读了小说开头车祸的段落,解释她和保罗间的关系为第三单元。然后情节转向保罗与玛利亚娜躺在一起,向她表白:“我爱你,这就是一切。” 此为第四单元。直到小说接近尾声时,读者才明白这几个单元间的联系,故事的顺序原来是1-4-3-2,只不过经过作者的编排,原先的情节被打破了,而重新设置的每个单元又独立成篇,于是,人民在读小说的同时玩了一场拼字游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