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巴黎邂逅“老北大”


□ 陈平原

  海外读书的最大乐趣,莫过于时有出其不意的“艳遇”。如此意外的惊喜,比如在哈佛大学找到梁启超的《读书法讲义》,在伦敦大学阅读同治十年羊城惠师礼堂刊本《天路历程土话》,在哥伦比亚大学见识一九○七年刊行于北京的《益森画报》,在海德堡大学使用众多晚清报刊等,都是在进入书库的情况下才可能做到。这一前提条件,在法国不具备。因为,按照规定,即便教授也无法自由进出本校图书馆的书库。查卡片借书,与在书库里徜徉,二者的功效不可同日而语。在密密麻麻如森林般的书架中巡视,猛然间发现或曾耳闻、或根本没听说过的书刊,这样的经历,方才称得上“惊喜”。我对于法国“陈规陋习”的抨击,因朋友的热心传播,辗转到达法兰西学院汉学研究所所长魏丕信(Pierre tienne Will)先生的耳朵里。于是,奇迹发生了——藏书丰富的汉学研究所,破例允许我入库读书。
  一九二七年由伯希和(Paul Pelliot)与葛兰言(Marcel Granet)创立的高等汉学研究所,一九七二年起隶属于法兰西学院;其附设的图书馆,现在已是欧洲汉学藏书的重镇。尤其是一九五一年接收当时驻北京之巴黎大学汉学研究中心藏书,大大提升了其收藏质量。二○○二年中华书局出版的《法兰西学院汉学研究所藏汉籍善本书目提要》,以及魏丕信所撰序言,使我们对此图书馆的藏书特点及来龙去脉,有了相对的了解。也曾按图索骥,兴致勃勃地翻阅其收藏的明万历四十三年苏郡刻本《陈眉公集》、明崇祯六年墨绘斋刻本《天下名山胜概记》、清乾隆三十八年红树楼刻本《历朝名媛诗词》等,但真正让我惊叹不已的,是另外一些根本不入藏书家眼的“奇书”。汉学所的“善本”,我在北大也能看到,只是取阅不如这里方便而已。至于“奇书”的价值,纯粹因人而异。比如老北大的讲义,对于他人无足轻重,对我来说却是如获至宝。
  几年前撰写《新教育与新文学》(收入《中国大学十讲》,复旦大学出版社二○○二年),从新式学堂的科目、课程、教材的变化,探讨新一代读书人的“文学常识”。从一代人“文学常识”的改变,到一次“文学革命”的诞生,其间有许多值得大书特书的曲折与艰难;但推倒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的,我以为是后人眼中平淡无奇的课程设计与课堂讲授。具体论述时,略感遗憾的是,我所使用的老北大教材,大部分是日后整理出版的著述,而非最初的讲义本。比起课程设计或专业著述来,讲义无疑最能体现老北大的课堂氛围。可惜,此类当年发给学生的讲义,即便北大校史馆,也都很少收藏。
  说来真是神了,远隔千山万水的法兰西学院,居然收藏着几十册早年北大的讲义,而且“养在深闺无人识”。这些讲义,版式统一,有油印,也有铅印,封面上写着课程名称以及讲授者的姓,正文偶有与封面不太一致的。此前学界对于鲁迅一九二○年后在北大教小说史时所发讲义有所考辨(参见路工《从〈中国小说史大略〉到〈中国小说史略〉》、单演义《关于最早油印本〈小说史大略〉讲义的说明》),一见这些昏黄且略显残破的线装书,我当即判定,这就是我寻觅多年的新文化运动时期北京大学的讲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