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名医摆谱


□ 郑俊甫

  早上一起床,汉和帝便开始忙活。先是差人找来几个宫女,又找来一个举手投足酷似宫女的太监,然后把他们藏在帷幕之后。侍者们跟在身旁,茫然不知所措,平日里他们挺能察言观色,揣摸汉和帝的心思,可是现在,他们猜不出这位皇帝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去,把郭玉招来,朕要跟他玩个游戏。”望着侍者懵懂的样子,汉和帝在心里一阵窃笑。
  郭玉是才从基层推荐上来的,推荐的那个家伙说,郭玉擅长诊脉,一诊而知百症,继而对症用药,药到病除。这话听着耳熟,很像那些游走江湖推销狗皮膏药的骗子们打出的广告啊。汉和帝摇头。太医院里太医成群,个个身怀绝技,可还没人敢夸这个海口。郭玉到底是骡子是马,汉和帝想遛遛。
  郭玉很快就来了,一身便装,背着个药箱,白白静静的,模样倒还周正。“郭玉,”汉和帝开门见山,“听说你擅长诊脉,今天朕的几个妃子身体不适,你来看看如何?”
  郭玉诺了一声,匍匐着,爬到厚厚的帷幕边,开始把脉。汉和帝瞅见他羸弱的身子不停地抖动,像是很冷的样子。到底是基层来的,没见过大世面,汉和帝在心里一阵冷笑。
  郭玉把得很快,似乎一摸便知道了结果,把到第三个人,郭玉停下来,皱起了眉头。
  “怎么啦?”汉和帝问。
  “陛下,这几位都是妃子?”郭玉没答汉和帝的话,反问道。
  汉和帝点头。
  “可是,”郭玉犹疑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说,“脉有阴阳之分,臣观这个人的脉象异常,不像是女人啊。”
  汉和帝一惊,撩起帷幕,果然是那个太监。
  “先生真是神医啊!”汉和帝一把抓住郭玉的手,不停地摇着,“从今天起,朕批准你进入太医院了。”然后,望着目瞪口呆的郭玉,哈哈大笑。
  不过,那件事之后,郭玉还是渐渐淡出了汉和帝的视野。倒不是汉和帝忘了他,汉和帝这人忙完公务,常常喜欢带着随从,出去打打猎,赛赛马,身子壮得像头牛,极少给太医们一展身手的机会。
  郭玉的名字再次传到汉和帝耳里,缘于侍者们的一次告状。那天,汉和帝正跟皇后聊天,一个侍者跌跌撞撞地跑进来,禀道:“陛下,不好啦,太子闹肚子呢。”
  太子是皇后所生,皇后一听就跳了起来:“快找太医啊。”
  “对,”汉和帝也急了,“就找那个郭玉,让他给把把脉。”
  “陛下,”侍者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像是刚刚跑完一程马拉松,“奴才说的就是这个郭玉,奴才去找他给太子诊治,他竟然仗着陛下曾口头表扬过他,不但不愿到宫里来,还要太子换成老百姓的衣服,自己去他的诊所。”
  “有这等事?”皇后不顾威仪,叫了起来,“这个狗太医,居然敢到皇宫里摆谱。夸他两句就得瑟成这个样子,有了功劳,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传侍卫,把他拉出去砍啦!”
  汉和帝忙摆手,阻止了气头上的皇后。杀一个郭玉就像踩死一只蚂蚁,汉和帝想知道的是,郭玉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敢这么做?于是,汉和帝命侍者准备了两套百姓的衣服,他想带着太子,亲自到郭玉的诊所走一趟。
  诊所就设在皇宫外的一条小河边,说是诊所,其实就是一间茅草屋而已。汉和帝们赶到的时候,诊所外已经排起了长龙,看来生意还不错。队伍里清一色的粗布衣衫,分不出高低贵贱。汉和帝领着太子刚想进屋,没想到人群骚动起来,一帮人挥着手,叫嚷着不许汉和帝插队。汉和帝气得直想乐,瞅瞅身上的衣服,唉,既然把自己扮成了百姓,那就排吧。
  一炷香的功夫,终于轮到了。太子进去后,汉和帝就在外面等着,他不想吓着郭玉,治不好太子的病,自己有的是办法治他。
  太子很快就出来了,脸上是阳光般明媚的笑。
  “怎么样?”汉和帝问。
  “好了!”太子拍着肚皮,欢快地跳起来。到底是个孩子
  “怎么治的?”汉和帝将信将疑。
  “把了把脉,然后扎了三针。”太子的语气很轻松,完全没有以往打针吃药时鬼哭狼嚎的惨相。
  “这么简单?”汉和帝比第一次跟郭玉打交道时还要吃惊,看来,这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