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毛泽东和他的校长张干


□ 严 农


翻开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时的档案史册,曾载有他与校长张干的一段不愉快的往事。但在半个多世纪的交往中,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对他的校长张干执著教育的精神给予了深情的关注,留下了一些罕为人知的轶闻。

老校长向延安的毛泽东发出急电

盛夏,柳丛中的蝉鸣,使湖南省邵阳市省立六中的校园显得比往常更加燥热。年逾花甲的老校长张干匆匆将几位老师喊到他家中,由于屋子太小,椅子又少,有几位老师只得站着,大家挤在热气腾腾的屋里等待老校长发话。张干拿起桌上一张当天的报纸,像老师在课堂朗读课文一样念了起来:
“延安毛泽东先生勋鉴:来电诵悉,期待正殷,而行旌迟迟未发,不无歉然。......大战方告终结,内争不容再有。深望足下体念国家之艰危,悯怀人民之疾苦,共同戮力,从事建设。如何以建国功收抗战之果,甚有赖于先生之惠然一行,共定大计,则受益拜惠,岂让个人而已哉!特再驰电奉邀,务恳惠诺为感。
蒋中正哿
1945年8月20日”
念完报纸,他习惯地掏出手帕,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对各位老师说道:“这是蒋委员长给延安的毛泽东拍的第二封电报,请毛泽东到重庆进行和平谈判,共商抗日战争结束以后的国家大事。”说毕,他随手拿起桌上一张草黄色的纸对一位年轻老师说:“缙如,你知道,跟你一样,毛泽东是我在湖南一师时的学生。现在,我们的国家在大难之后,正是全国军民齐心共建国家的关键时刻。因此我起草了一份电报,想请毛泽东早日赴重庆与蒋委员长进行和谈。这是一件大事,我想让你和大家一起来商量一下,怎样来改定这份关系重大的电报。”张干将电报交到苏缙如老师手里,“你是我国文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你多多斟酌斟酌,推敲推敲。”
苏缙如接过电报底稿,隐隐感到了它的份量之重。他将底稿铺在桌子上轻声念起来:
“延安,毛润之学弟勋鉴:抗日获胜,建国弥艰,万恳应召赴渝,赞襄国政,幸勿固执,致失人望。
张干
1945年8月21日”
“固执?”苏缙如小心提议道,“用词恐怕不十分妥当吧?”
张干想了一会,道:“不,身为老师,我是知道毛润之脾气的。他一固执起来,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
苏缙如不再说什么了。他也知道自己这位老校长的脾气一固执起来,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的。这大概是有其师必有其生吧?
老师们七嘴八舌,张干的电报可以说没有什么修改,就这样定下来了。省立六中所在地当时没有发电报的地方,张干立刻派了一位工友拿着电报底稿,星夜赶到25公里以外的蓝田电报局将电报拍发去了。

师生之谊情深谊长

1950年国庆前夕,张干在湖南一师时期的学生、毛泽东的同班同学、时任一师校长的周世钊,到张干所在妙高峰中学看望旧日的老校长。
“张校长,”周世钊仍然像35年前一样称呼张干,“润之给我来了信,约我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
“啊,”张干一惊,“他还记得你?”
“我们常通信。张校长,您有什么事对他说吗?”
“这……”张干语塞了。他有一肚子话想对自己这位当了中央领导的学生说。但他能原谅自己这个要开除他的校长吗?“你代我向他问好吧!”张干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10月5日,丰泽园毛泽东的客厅溢满了欢声笑语,这是毛泽东在举行家宴,欢宴自己青年时代尊敬的师长徐特立、谢觉哉、熊谨玎和青年时代的好友周世钊等。
毛泽东和自己的老师、同学一面饮酒,一面回忆着一师那古朴简洁的教学楼,谈论当时每一位清苦的老师。
毛泽东认真地问周世钊:“我们的老校长张干还健在吗?”
“在,”周世钊见毛泽东主动提出这问题,便乘机向毛泽东详述张干的情况,“他一直在教书,现在还在妙高峰中学教学......”
“哦,”毛泽东放下筷子,情不自禁地打断了周世钊的话,“还在吃粉笔灰?张干这个人办事果断,很有魄力,是个很有才干的人,才三十几岁就当上了我们一师的校长,不简单啦!解放以前吃粉笔灰,解放后还吃粉笔灰,难能可贵,难能可贵!”
毛泽东真诚赞赏着自己的校长和老师。
“是的,润之,”徐特立放下酒盅,看着毛泽东,“张干年轻有为,而且有股韧性。”
“嗯,”熊谨玎陷在一段深远的回忆中,他微笑道,“当时我常说‘张干张干,肯干肯干’。他有一种湖南人特有的蛮子精神。”
王季范接过话头说,“当年你与萧三他们一起在君子亭起草驱张宣言,张干怒发冲冠,依我看,这主要是因为你们触犯了他的尊严,他的自尊心是很强的,说他有什么明确的政治目的,这倒并不见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纵横 2005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