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和鼎、袁杰英教授访谈录


□ 武晓燕 滕晓铂


【编者按】陈和鼎,1931年10月出生于重庆。1957年7月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同年8月,分配至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系读研究生,后留校任教,从事水粉画教学工作。历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党的临时领导小组党委委员、染织系临时领导小组组长。
1992年退休。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水彩画学会会员。袁杰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1936年出生于北京。1960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历任服装专业教研组组长、服装设计系主任。2000年退休。享受国家特殊贡献津贴待遇。多次被评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优秀教师,被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授予专家委员会终身奖、学术成就奖及荣誉奖章。日前,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史编修组记者走访了陈和鼎、袁杰英教授。在院庆50周年前夕,特刊发访谈中有关学院教学发展的部分内容。

记者:陈先生,请谈谈您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工作经历以及建院初期学院的情况。
陈和鼎 :我1957年8月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之后被分配到了工艺美院。我刚来报到时,学院让我填了一张研究生登记表,这样就算是上了研究生。开学后,雷圭元先生让我给染织系第二班上三周静物水粉课。一年后,我研究生毕业,开始在染织系正式任教。1958年,学院搬到了光华路。
那时的政治形势先是“反右”,后来“大跃进”、“大炼钢铁”,学院的教学要服从政治运动,很受影响,也没有正规系统的教学计划。染织系过去强调绘画课要结合专业。因此,我上水粉课时会较多地安排学生画花卉,也用套色归纳的方法画水粉画,以此帮助学生认识色彩的局限性,套版印制还能帮助学生了解染织的工艺过程。总的来说,学院从五十年的风雨中走过来,为国家做了很多贡献,也培养了不少人才。
记者:袁先生,是什么原因促使您选择服装设计作为研究方向?您毕业留校后是如何在工作实践中继续从事服装设计研究的?
袁杰英 :我是学院建院后的第一批学生。学到第三年时,我对少数民族服装特别感兴趣。我当时常想,要是能把少数民族的服装元素用到生活中,去改变人们的穿着,那真是潜力无穷。后来,系主任把我的想法反映给了学院。院长张仃先生和雷圭元先生对服装很有远见。他们认为,中国虽然当时落后,但未来肯定会发展服装事业,所以在学院培养服装人才很有必要。但受当时条件所限,只能先培养一两个有兴趣的学生,这样我就和侯瀛被抽调出来搞服装研究了,我们自定规划、求教老师。也就在这时,我认识了沈从文先生,并开始拜会、请教他。我后来之所以能够编写中国服装史的教材,又教这门课,与沈先生的教诲是分不开的,很多方面也是在他的引导下进步的,所以沈从文先生是我在服装设计研究上的引路人。毕业留校后,我读了雷圭元先生的在职研究生。那时,我经常被抽调出来参加各种社会活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