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乱读记


□ 徐则臣

  ■徐尉臣

  天使与魔鬼

  读《长路漫漫》时,我要不断地做两件事:一是反复回头看作者伊斯梅尔·比亚的简介,二是不时回想我自己的中学和大学之初的生活。我要一次次确认伊斯梅尔就生在一九八O年,因为在一九九三年一月他十二岁的时候,他遭遇了战争。而对我来说,一九九三不遥远,战争却极其遥远,我几乎不能相信在九三年竟有人正在饱受战火离乱之苦,开始在一夜之间失去童年、亲人、舞蹈和说唱音乐。这样说你可能会认为我无知且矫情,因为战争从盘古和上帝以来,从仓颉与荷马以来,从未中断过,即便现在,依然有子弹在出膛,依然有人倒下,依然有人流离失所;但是,我仍旧觉得遥远至不可信,因为我的一九九三,我们的一九九三,平安、祥和,百无禁忌,至少在我念书的小县城里,时光如静止了一般。伊斯梅尔比我小两岁,他的童年基本上也是我的童年,他的说唱音乐在我们那里,是荷东音乐和迪斯科和太空霹雳舞。到一九九七年十月三十一日他离开塞拉利昂的弗里敦,新的战争又开始,那时候,我正在念大学二年级。我的世界依然平静,生活在生活之中,第二天由我自己选择。正是因为天壤之别的生活现场,让我对炮火连天的伊斯梅尔世界充满陌生和怀疑。

  当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绝对兵实。有历史为证。有该书封面上那触目惊心的穿橘红色T恤、黑短裤和坏了一只、后跟磨穿的夹角拖鞋的黑皮肤男孩为证。他斜挎带刺刀的枪,我不能像伊斯梅尔一样娴熟地叫出它的型号,肩膀上扛着一枚火箭弹,他低着头走路,表情平静,视枪弹和动荡的世界为日常。还有伊斯梅尔的回忆文字为证,他把战争从头讲起,第一声枪响到逃亡和血流成河,到被迫成为童子军、甘毒品如饴、杀人不眨眼,到获救、挣脱噩梦和深重反思;只有从战火中血淋淋爬出来的人才能写得如此简洁、质朴,句句静默却让你动容。

  非洲多年动荡,已是常识。我还是忍不住去看世界地图,寻找半天才在大西洋边上看到指甲大的塞拉利昂,被几内亚和利比里亚抱在怀里。伊斯梅尔生在这里,他的所有至亲死在这里。地图上标示的是宁静的淡黄色。但是一九九三年,伊斯梅尔看见硝烟从淡黄色中冒出来。

  这很可怕,尤其对一群孩子。它把死亡和扭曲硬生生地强加到了伊斯梅尔们的身上。在此之前,伊斯梅尔们正过着他们应该过的童年生活,念书,踢足球,听故事,狂热地学习说唱音乐。然后,“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得人们四散奔逃”。“漫漫长路”开始了。

  自传里写了幸福生活丧失的全过程,流离失所、忍受孤独恐惧和死亡的威胁,见识一个个生命在瞬间被剥夺。这是所有战争和贫困生活回忆的常规主题,伊斯梅尔没有规避,但他选择的路径与众不同。他只说“我”,只说亲身经历。不渲染,不高谈阔论,甚至不关心修辞,躬逢战乱者深知战争的奢侈,更懂得节俭才是真正的美德,所以我们看到的都是干货。和伊斯梅尔一起逃亡的伙伴赛义杜说:“每次有人要来杀我们,我都闭上眼睛等死。虽然我还活着,但觉着每次接受死亡,我就会死去一部分。不久我就会彻底死亡,只剩下躯体空壳与你们同行。它比我还要沉默。”在书中,伊斯梅尔更多使用的也是这种“沉默”,所以他只用了十万字多一点。但是我们已经清晰地看见家园是如何一点点离开苦难的塞拉利昂平民,看见战争是如何残酷地劫掠生命、信任和良知。每一个细节都如平地惊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