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属鸡的女孩


□ 赵大年(满族)

  村口突然蹿出个人影,随着“啊”的一声惨遭叫,车身颠簸,急刹车的金属摩擦声刺耳……这些本能的反应发生在转瞬之间。然后是急促地想一下,口害,还想什么?身边的司机小李已脸色煞白,瘫在驾驶座上——轧人了!
  我赶紧跳下吉普车,看见车下躺着个人,想把他拽出来,又觉不妥,应该保持现场,叫警察来处理……也不对,这村里哪儿有警察呢?人命关天,还是先送医院抢救吧!我拉着他的双脚往外拽,呀呀,这姑娘竟然赤裸着上身,猛然记起,认得的呀,原来是小凤!
  
  一
  
  “是她。”
  “还能是谁呢?”
  “唉,命里注定,早晚的事儿。”
  “车压死,比人压死干净。”
  社员们围过来七八个,简短议论,听话茬儿并不吃惊。
  “快搭把手,把小凤抬上车,送医院!”我叫着。
  “老赵回来啦!”
  “是老赵的汽车!”
  我认得小凤,社员们也认出了我,有人还上前使劲儿拍我的肩膀,表示亲热,那眼神儿在说:“臭老九坐上了汽车就敢轧人,真有你的!”
  就在此时,史大力伸手到小凤鼻口试试呼吸,又摁着乳房摸心窝,满不在乎地说,“死啦。还送医院干嘛?省点儿汽油吧。”
  “还是赶快送医院!”我想,必须抢救,就算救不活,也得要个死亡证明书哇。
  社员帮着把小凤抬到车上。可惜小李这个新司机,知道出了人命,吓得连车也不敢开了,手直哆嗦。
  “别慌,”我想让小李镇静下来,“送公社卫生院,路不远。然后咱们到公社武装部去报告,这是必须要做的事儿。你别想得太多。”有些话我没说出口,那就是我跟公社干部熟识,又了解小凤的情况,事情有也许好解决。
  小李太嫩,吓得简直就不会开车了,连火都打不着,满脸流泪,嗫嚅着,“我不撞人人撞我呀……”
  大队治保委员兼民兵连长史大力又发话了,对我也是对大家说,“老赵哇,您这臭老九的毛病还没改造好呀,白在我们村儿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三年呐。算啦,轧人的事儿由老弟我来解决,武装部也由我报告。您呐,今天是得空回村看乡亲们来了吧?还有这位司机小师傅,别哭啦,你开车也是为人民服务嘛,干革命出点儿差错,毛主席说‘改了就是好同志’。来来,先跟我进屋喝口茶去。”
  别小瞧了高中毕业回村务农的史大力,他姐姐史莲香可是我这个史各庄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兼革委会主任,他爹更是本村抗战时期的第一位党员和老支书。因此种种缘故,他刚才这番话,就等于给汽车轧人的事儿定了调子。对于小凤被轧,社员们原本就不吃惊,现在更是二话不说了。
  莫非她没有父母亲戚?汽车轧了就算白轧?此事除了司机小李担心之外,在场的人似乎都明白,没啥了不起的。
  “进屋喝茶”,这屋就是大队部,人民公社化以来村里最早盖成的五间红砖大瓦房。一九六九年我和另外两位下放干部老许老刘一同扛着行李进村时,就是先到这儿“进屋喝茶”的。后来我们被老支书安排在一户贫农家里住,跟大伙一起下田干活儿,到各户轮流吃“派饭”。
  所谓“派饭”,就是上级派来的工作队员,必须跟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由村干部指定到农户去吃家常饭,不准搞特殊化。当年农民吃得非常简单,一天两顿棒子碴粥,老咸菜。吃一顿,我们付给半斤粮票和三毛五分钱,也是上级规定,不论你吃多吃少、吃好吃赖都是这个价。农民是好胜要强的,家里仅有的一点白面,坐月子配给的一点红糖,也要拿出来给我们蒸几个糖包子;或者把攒下来换盐、换米的鸡蛋磕了,做一顿接待姑爷才有的好饭——烙饼摊鸡蛋。每次吃到鸡蛋,我也心酸,知道社员只挣工分,手里没现钱,鸡蛋就是社员的零花钱——我曾多次看见村里的孩子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个鸡蛋,到供销社去换一支铅笔或一个粗纸作业本。但是到各户轮流吃“派饭”,无形中也造成一种互相攀比的压力,社员们彼此打听呀,头一户蒸包子,第二户摊鸡蛋,第三户变着法儿也要包饺子,那怕是野菜馅的呢,也要包,生怕对不起我们那半斤粮票三毛五分钱,更怕村里的闲言碎语,小气呀,不热情接待上级派来搞运动的工作队呀,甚至让大队干部怀疑你是否对这次政治运动有抵触情绪?因此种种原因,干部下乡吃“派饭”的确给社员增添了许多负担。即便如此,你若不去谁家吃“派饭”,他同样有压力,好比他是运动中有问题的人,被打入“另册”了。譬如,谁也不去地主富农家吃“派饭”,那将犯下“丧失阶级立场”的严重错误。当时的团支书史莲香就有这样的顺口溜挂在嘴边:“亲不亲,阶级分,打断骨头连着筋!”因此我们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下放干部,压根儿就没进过地富的家门。
  吃了几年“派饭”之后,为减轻村民负担,上级决定下放干部自己做饭吃。此时,除去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我们已经跟史各庄的男女老少厮混熟了。村办小学六年级的“孩子王”史大力小名叫石头,一看见我们仨,石头就领着小凤这群学生大喊大叫:“老许老刘老赵都知道!”以示友好。社员还编顺口溜给我们下放干部画像:穿得破,吃得好,说得多,干得少,一人一块大手表,月底月初往家跑,进城理发又洗澡……谁都可以接茬往下编,农民的语言既生动又形象,把我辈臭老九描绘得惟妙惟肖。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