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属鸡的女孩


□ 赵大年(满族)

  村口突然蹿出个人影,随着“啊”的一声惨遭叫,车身颠簸,急刹车的金属摩擦声刺耳……这些本能的反应发生在转瞬之间。然后是急促地想一下,口害,还想什么?身边的司机小李已脸色煞白,瘫在驾驶座上——轧人了!
  我赶紧跳下吉普车,看见车下躺着个人,想把他拽出来,又觉不妥,应该保持现场,叫警察来处理……也不对,这村里哪儿有警察呢?人命关天,还是先送医院抢救吧!我拉着他的双脚往外拽,呀呀,这姑娘竟然赤裸着上身,猛然记起,认得的呀,原来是小凤!
  
  一
  
  “是她。”
  “还能是谁呢?”
  “唉,命里注定,早晚的事儿。”
  “车压死,比人压死干净。”
  社员们围过来七八个,简短议论,听话茬儿并不吃惊。
  “快搭把手,把小凤抬上车,送医院!”我叫着。
  “老赵回来啦!”
  “是老赵的汽车!”
  我认得小凤,社员们也认出了我,有人还上前使劲儿拍我的肩膀,表示亲热,那眼神儿在说:“臭老九坐上了汽车就敢轧人,真有你的!”
  就在此时,史大力伸手到小凤鼻口试试呼吸,又摁着乳房摸心窝,满不在乎地说,“死啦。还送医院干嘛?省点儿汽油吧。”
  “还是赶快送医院!”我想,必须抢救,就算救不活,也得要个死亡证明书哇。
  社员帮着把小凤抬到车上。可惜小李这个新司机,知道出了人命,吓得连车也不敢开了,手直哆嗦。
  “别慌,”我想让小李镇静下来,“送公社卫生院,路不远。然后咱们到公社武装部去报告,这是必须要做的事儿。你别想得太多。”有些话我没说出口,那就是我跟公社干部熟识,又了解小凤的情况,事情有也许好解决。
  小李太嫩,吓得简直就不会开车了,连火都打不着,满脸流泪,嗫嚅着,“我不撞人人撞我呀……”
  大队治保委员兼民兵连长史大力又发话了,对我也是对大家说,“老赵哇,您这臭老九的毛病还没改造好呀,白在我们村儿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三年呐。算啦,轧人的事儿由老弟我来解决,武装部也由我报告。您呐,今天是得空回村看乡亲们来了吧?还有这位司机小师傅,别哭啦,你开车也是为人民服务嘛,干革命出点儿差错,毛主席说‘改了就是好同志’。来来,先跟我进屋喝口茶去。”
  别小瞧了高中毕业回村务农的史大力,他姐姐史莲香可是我这个史各庄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兼革委会主任,他爹更是本村抗战时期的第一位党员和老支书。因此种种缘故,他刚才这番话,就等于给汽车轧人的事儿定了调子。对于小凤被轧,社员们原本就不吃惊,现在更是二话不说了。
  莫非她没有父母亲戚?汽车轧了就算白轧?此事除了司机小李担心之外,在场的人似乎都明白,没啥了不起的。
  “进屋喝茶”,这屋就是大队部,人民公社化以来村里最早盖成的五间红砖大瓦房。一九六九年我和另外两位下放干部老许老刘一同扛着行李进村时,就是先到这儿“进屋喝茶”的。后来我们被老支书安排在一户贫农家里住,跟大伙一起下田干活儿,到各户轮流吃“派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