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们 【原载((人民文学》2011年第4期】


□ 姚鄂梅

  第一眼看到他,就像被人打了一闷棍,实在太像了,外形,身高,五官,什么都像,但近处一瞅,又像石子掉进湖面,一轮圆月被砸成鳞鳞碎片,虚晃晃地不见了。也许只能远观,两米之外,恍惚之中,我仿佛看到了我弟弟,他换了身刚出校门的大学生打扮,背着电脑包找我来了。当然不可能,弟弟只活了二十五岁,如果他还健在,今年应该三十有七,他走的时候电脑还是个稀罕物儿,更别说像带钱包似的随身带着了。

  他是看了我的小广告后跟我联系上的。五年前,这个名叫紫霞苑的小区,即便在开发区也属冷门,趁着便宜,我买了楼上楼下相邻的两套,打算以后将它们打通,改造成一个大套,但目前,我没这个精力。听人说,如果不想各种管道慢慢烂掉的话,房屋最好不要空着,我想这跟汽车不要总放在车库里是一样的道理,就决定楼下自住,楼上出租。除了周末,平时我是不住这边的,我在市区另有住房。像我这种拥有两窟以上的兔子还有很多,平时挤在城里,到了周末就散布到周边各地,有些人买了别墅,我不喜欢别墅,除了安全上的考虑,还有一个原因,好歹我也在金融部门混成了副处级,不倒霉还好,一旦倒了霉,别墅不由分说就是腐败的明证,哪怕这别墅远在乡下,比公寓还便宜。我是后期搬进来的业主之一,进来之后才发现,紫霞苑几乎成了租房族的天下,每天早上,三三两两刚出校门的年轻人,背着笔记本背包和其他各式小包,兴冲冲去门外乘坐十分钟一趟的公共汽车。他们都很年轻,打扮入时,都喜欢在脖子上挂好几道线圈,耳麦,MP3,钛还是什么东西的保健项链,情侣项链等等。

  他也是那样的年轻人,似乎比他们更多一份潇洒自在,少一份学生气。他进门,摘掉帽子和围巾,赫然露出一头及肩长发。又是一记闷棍:连发型都跟弟弟当年是一样的!

  我问他在哪里工作,他说了个公司的名字,我从没听说过,估计是个小公司,便问他付房租有没有压力。他一笑,问我介不介意他跟人合租。我说我考虑一下。其实我是想抽空问一下大柳,我们是资深同事,深得我已养成一个习惯,于公于私,事无巨细,先问一下大柳的意见再说。我们一家三口分居三地,老公在政府部门工作,常年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出差,这两年干脆到下面挂职去了。儿子上寄读中学,周末只回家一天,半天睡懒觉,半天上网或逛街,等于没回家。我们所有的交流都在电话上,真正面对面坐在一起时,反而很闷,没什么可说的了,电话里都说过了,再说就是炒剩饭,就是唠叨。这两年电话也不像以前那么畅通了,儿子还好一点,我知道他什么时候有空,会在合适的时候打过去。老公的电话常常让人无名火起,电话一通,不是一声不吭地掐掉,就是“我呆会儿打给你”,声音低得如同来自阴曹地府,不用说,不是在开会,就是在谈话,比总理还日理万机。好不容易电话通了,也不屑于在电话里谈起诸如是否允许别人合租的话题。生活千头万绪,真正面对日常生活的人,手头是需要一本百科全书的。大柳就是我的百科全书。事实上.很多人都说,老公是当不了老婆的百科全书的,当别的女人的百科全书还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