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远的想象


□ 邢小利

  邢小利
  陕西长安人。文学硕士,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小说评论》副主编,白鹿书院副院长,西北大学中国西部作家研究中心副主任,陕西省柳青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写评论,也写散文、小说和诗。出版有文艺评论集《坐看云起》《长安夜雨》,散文随笔集《独对风景》《回家的路有多远》《种豆南山》,中短篇小说集《捕风的网》等。曾获陕西省人民政府颁发的优秀文学编辑奖、陕西文联首届文艺评论奖最佳评论奖。
  
  到了生命的后来,我才发现,我们所认识的世界,多是一种想象。
  是的,是想象。
  想象的世界。
  在我的生命中,似乎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去西藏。我虽然生活在北国秦地,但我的文化偏好和审美趣味,则是江南。是的,是江南。文化想象中的江南,审美想象中的江南。草长莺飞,柳风荷月,烟波浩渺,画船娇娃,吴侬软语,含情脉脉。北地的辽阔与寥落,虽然雄浑却也苍凉,让人长生英雄无路的悲怆感。江南小桥流水的温柔和旖旎,虽然英雄气短,可人活着,要那么多英雄气长干什么?越是走向生命的远处,越会觉着英雄气长有多么的可怕,而温柔和旖旎是多么的可爱。
  知天命这一年,突然有了一个机会,去西藏。西藏第一次进入了我的生命视野。此前,它只是一个遥远的地理概念。去就去吧。可以去,但没有去江南那种特别的喜欢。叫上女儿,带上夫人,一起去吧,此生难得去一次。走之前有半个月的等待。有人告诫你,去西藏啊,高原缺氧,人的生理反应十分厉害,血压高不能去,心脏不好不能去,感冒了不能去。有危险吗?有的。轻则一去就必须立即返回,重则命葬高原。有这么可怕吗?有的。不是开玩笑。旅行社也是这么说的。
  于是,事到临头,我动摇了。去西藏,有如此可怕的危险,有必要去吗?劝退了女儿,再劝夫人。夫人通情达理,说不去就不去吧。不过,她接着说,以后如果有机会,还是想去一次西藏。后边的“不过”引起我的沉思,这次不去,她以后还要去,还不如这一趟就陪她去吧。
  于是就去了。坐火车去的,坐飞机回来的。据说这样安排非常科学:坐火车能逐渐适应高原条件,坐飞机去的话,一下子从海拔二三百米升到三四千米,身体受不了。有人就是乘飞机去,一下飞机就立刻再乘飞机回。在西藏,我们先游拉萨,次看纳木错,再去林芝,然后返回拉萨乘飞机回到西安。前后用了八天。
  说实在的,这次去西藏,我并没有太多特殊的感受。感觉倒有些平淡。这让我自己也很惊讶。我查了一下我当时写的日记,只有两句:“十八号去西藏,二十五号即昨天晚上乘飞机回。在藏期间感冒了,但没有太大问题。”进藏时间是二〇〇八年七月。我是以作家采风的名义去的。回来后,单位几次问我有没有写入藏文章,我都说没有。也想过写点什么,总还是看见了一些未曾见过的人和风景的,但确实没有特别的感受,要写,也是一笔走马观花的流水账。写这样的蜻蜓点水式的游记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有时候,我会突然想起西藏。同时,也对自己西藏感受的漠然感到惊异。怎么会呢?反应竟如此平淡!去的时候,总还是有许多期待的。记得,曾和散文家、摄影家陈长吟聊过游藏的话题,长吟的一句话给我印象极深,似乎也加强了我去西藏的决心。他说:去新疆,感觉是去另外一个国度;去西藏,感觉是去另外一个世界。说得太精彩了,也太迷人了。我去了,却没有找到去另外一个世界的感觉。我生在青海德令哈,长到一岁多一点,被父母送回陕西长安老家。我在三十一岁的时候,一九八九年夏天,三十一年还旧国,去了一次青海,去了青海湖,去了同属海西州而距海西州首府德令哈市不远的天峻县。感觉还是很震撼的。青海高原雄奇峻酷的自然景观和气候,都给我留下了永远难以磨灭的印象,当时甚至给我以惊心动魄的感受。去了比青海高原海拔还要高的西藏高原,怎么却没有了特别的感觉呢?
  对于西藏没有太特殊的感觉引起了我对西藏的再思考。理性的思考却总是找不到点和位。西藏,对于我来说,毕竟是另外一块土地,对它的历史、现状和文化,我只知其皮毛,这个皮毛,也许还是充满误解和想象的人云亦云的皮毛。感性的感觉呢?不强烈,甚至有些模糊,也找不到能够切中肯綮的点和位。
  不过,我还是会想起西藏。那里毕竟是一个高地,一个这个星球上地理位置最高的高地。每当想起这个地理上的高地,我在想象中总持一种仰望的姿态,似乎须仰视才见。
  不过,当我行走在西藏高原的时候,却没有高峻的感觉。感觉像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平原。近处或者远处也有山,但都不显得高,也没有特别险峻的感觉。中国的山,五岳中我上过泰山、嵩山、华山,见过衡山,也上过归来不看五岳的黄山,登过峨眉山、青城山,拜过五台山,深入过大兴安岭,就我所见而言,最为险峻峭拔的山是华山,最为高峻的山脉还是秦岭。秦岭山脉那才是山的感觉,峭拔高峻,壁立千仞,高山仰止。想象西藏高原的时候,也是这种比秦岭还要秦岭的感觉,喜玛拉雅山脉在这里,世界最高峰珠穆郎玛峰在这里,能不高峻吗?但是,出乎我的意料,西藏高原过于平坦,山也显得过于低矮了些。也许我没有去喜玛拉雅山,也没有去其他地方,只去了那曲、拉萨、纳木错、林芝,并没有见识西藏全貌。我眼中所见的西藏,无非是雪山河流,草地牦牛,寺庙喇嘛,转经牧民,一派天广地阔、草原牧歌景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