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犹在的风云上,诗卷长留天地间


□ 谢楚发

八十年前,我们两湖地区有两员宣传共产主义的猛将,那就是当年毛泽东说的:“湖南有个蔡和森,湖北有个黄负生。”黄负生当年任中共武汉地委宣传委员,主编党的机关刊物《武汉星期评论》;同时也是一个很有才气的青年作家,发表过不少诗歌、小说、随笔、评论等作品,是武汉地区新文学的拓荒者。
由于他过早地去世,其作品长期淹没无闻。近年来在党史专家和黄负生的子女,著名报告文学家黄钢与著名女作家黄铁)的努力下,终于编辑出版了《黄负生纪念文集》,其中汇集了已发现的全部作品。现只就其中的诗词谈一点粗浅的读后感。
文集中的诗词共12题,14首,都是早年的作品,写于他成为共产主义战士以前,具体时间是1916年与1917年两年间。当时正值北洋军阀统治的最黑暗时期,但五四新文化运动已经悄然开始。作为新文化运动的积极参与者,黄负生的这些诗词反映了他在反对旧政治、旧思想,争取民主与自由的斗争中的觉悟、感慨,乃至于彷徨、苦闷。可见其从忧国忧民的青年到坚定的共产党人的心路历程的一个阶段。今日读来,仍然令人感动和钦佩。
写得最早的是七绝《江南春》:“红破樱桃绿柳条,黄昏歌管月明箫。江南春思多如许,为问胭脂劫可销?”此诗写的是那些年江南的春天。大自然仍然如以前一样,桃红柳绿,百花斗艳,于黄昏之际,月明之下,仍可听到箫管歌吹,这是上苍对江南人的一种恩赐。可是人世间正在上演着一幕幕的丑剧,北洋军阀吞食了辛亥革命的果实,袁世凯居然当上了皇帝,而百姓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无疑是一种劫难,它摧毁了人们的美好愿望,也摧毁了美丽的春光。这种人为的劫难什么时候才可以消除呢?作者对军阀统治的不满和怨恨于此可见。
《游君山作》二首也写于同年春天。纪游之作,一般重在描摹自然风光,可他的这两首诗却因地抒怀,有着别样的眼光与胸襟。第一首说:“尽日东风吹柳枝,汨罗江上去帆迟。不须浪作怀沙赋,且为湘灵少住时。”从诗中看来,作者是乘船从汨罗江进湘江,入洞庭湖,再上君山的。身在汨罗江上,自然要对爱国诗人屈原凭吊一番,所以船行迟缓。可作为20世纪的爱国志士,与恶势力的抗争就会采取不同的策略,再不会像屈原那样作《怀沙赋》自沉汨罗,而会选择不屈不挠的斗争。船至湘江,自然也应该对湘江女神致以敬意。因为她们曾是舜帝的二妃娥皇、女英,为勤政爱民的丈夫死于南巡途中而自投湘江成为湘灵的。就将她们的行为仅仅看作是出于对丈夫的忠爱而殉节,也是可歌可泣的壮烈之举。
第二首写登君山。在登山途中,作者无意于欣赏“白银盘里一青螺”的君山美景,而只将湘灵的遗迹和自己的心情录于笔端:“空余片石洞庭间,宝瑟尘埃翠竹寒。四顾绿丛无一语,乱云和雨上孤山。”相传君山是湘江女神的游息之地,后人曾于君山筑有二妃墓,立有高大的墓碑,上镌“虞帝二妃之墓”六字。诗中的“片石”即指此墓碑。全诗的意思是说,湘江女神虽然赢得了后人的崇敬和赞美,如今能见到的也只有这块碑石了,她们演奏过的琴瑟早已为尘土所封埋,因她们的眼泪而染成的斑竹,虽仍是那么青翠,却也不免寒气森森。这种由吊古而产生的荒远与冷寂之感,正与作者当时求用无路,报国无门的幽愤心情合拍,所以虽然身置万绿丛中,心中却高兴不起来,只是无言无语在云飞雨洒之中信步登上这孤独的山。很显然,这既是登山的纪实,也包含着对国事的隐忧,以及对个人前途所感到的迷茫。含蓄委婉,耐人咀嚼。
七律《寄陆凌秋记室京路道中》意思较为显豁。作者大概当年曾赴北京求职,碰壁后又赴洛阳。在京的所见所闻,使他看清了军阀统治的腐朽本质,不免义愤填膺,满怀激烈,所以在京洛道中急切地向好友写寄了此诗,一吐胸中块垒。
第一联“短衣匹马出皇州,一夕严霜鬓已秋”,概写他此次进京一无所获,只得单人匹马仓皇离开;所见到的一切,令人忧烦已极,一夜之间头发都要变白。第二联“赴洛陆机应及难,从军王粲莫登楼”,借历史上两个文人的遭遇,来说明仕途的险恶与文人命运的多舛。西晋的陆机文才盖世,从东吴来到洛阳,由于依附了成都王而卷入了八王之乱,结果丢了性命。汉末的才子王粲也是为避乱而离开长安到荆州依附刘表,但始终没有得到重用,虚度了十五年光阴。为此一登上当阳城楼,便情不自禁地写下《登楼赋》,以宣泄怀才不遇的愤懑与思归故乡的深情。他们都是投错了人而留下无可挽回的遗恨。眼下这个乱世,我们这些儒生也正面临着重大的人生抉择。我不就奔走在京洛道中吗?何去何从,能不以陆机、王粲为戒,能不怕误入歧途而后悔莫及吗?
后两联则是对当时军阀混战的严重形势的直接揭露与谴责。那时袁世凯复辟帝制得逞,自己当了八十三天皇帝后,便被全国人民赶下了台,并很快死去。可代之而起的是各路军阀的倾轧与混战。北洋军阀中有所谓皖系、直系、奉系等,南方军阀中有所谓滇系、桂系等。他们各自拥兵自重,动辄开战,争权夺利,国无宁日。所以作者愤然写道:“汉家关塞连烽火,楚国衣冠半沐猴。逐鹿纷纷知未已,中原从此不胜愁。”由于作者家居武汉,又正在赴洛阳途中,所以对中原,对古楚国地区特别关注。说盘据这里的军阀与官僚,都是些徒具人形的衣冠禽兽。他们追求的只是个人的权益,而置百姓的生死存亡于不顾,所以降临中原的将是无休无止的灾难与愁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