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骆驼:罗布荒原上的精灵


□ 张书清

野骆驼:罗布荒原上的精灵
张书清

  野骆驼又名野生双峰驼,是生存在亚洲腹地的最大型的哺乳动物之一。据国际野骆驼保护协会调查,全世界野骆驼的数量估计不超过1000只,远比大熊猫要稀少和珍贵,其中约700-800只分布在我国境内,其余在蒙古国境内。野骆驼在我国主要分布在新疆罗布泊北部嘎顺戈壁、东部阿奇克谷地、南部阿尔金山北坡地区以及塔克拉玛干沙漠一带,在中蒙边境诺敏戈壁也有少量分布。这广阔的区域属于极寒旱地区,基本上仍是人类生存的禁区,加上野骆驼生性机警,为科学界研究这一濒危物种带来了极大困难。时至今日,一张在自然环境下拍摄的清晰的野骆驼照片都很难得。
  经过夏季和秋季的不断采食,秋末冬初野骆驼膘肥体壮,驼峰丰满,毛色润泽。李伟杰拍摄罗布荒原上的野骆驼恰好是在冬初,充分展示了这些罗布荒原上的精灵之美,弥足珍贵。
  野骆驼:罗布荒原上的精灵图片1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常年带队去野外,经常去人迹罕至的地方,拍摄野生动物是我的一大爱好。好友李伟杰多次在新疆进行科学考察,我们约好一起去罗布荒原拍摄野骆驼。经过3个月的筹备,我们带上高清晰摄像机、专业用长镜头、隐蔽帐篷、野外营具等必需物品,于2006年1月2日冒着大雪和刺骨的寒风,从库尔勒出发向南进入罗布荒原,开始了探险式的追寻拍摄。
  为了确保此行能够成功拍摄到野骆驼,李伟杰已经在一个多月前先到罗布泊南岸进行了考察,拍摄到多达37头的野骆驼群体照片,这似乎预示着我们这一次的同行会更有收获。但我们的运气从出发就不太好,天色阴霾,连夏季都难有降水的罗布荒原,居然下起鹅毛大雪,这将对我们的拍摄计划极为不利。我们计划在罗布泊南北两岸两个野骆驼经常饮水的地方守候拍摄,但是大雪会大大延长它们每次10天左右的饮水周期,有可能我们的水和食品都用完了,它们也不会出现。我们就这样带着希冀和惴惴不安的复杂心情进入罗布荒原。
  
  出发:从库尔勒到罗布荒原
  
  早在19世纪,国外探险家就对中亚地区很多新发现的大型哺乳动物开始了捕猎。1887年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来到罗布荒原,这位曾在中亚地区多次探险考察的俄国军官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捕获到一只野骆驼。他曾因在新疆准噶尔盆地发现地球上唯一的野马而扬名世界。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普氏野马却因此招来灭顶之灾,在不足百年的时间里,就被世界各国纷至沓来的考察捕猎队在原生地捕杀殆尽,致使今天我们不得不从德国、美国的动物园中引种到中国,让这一物种重新回到故乡。普尔热瓦尔斯基捉捕野骆驼没有像捉捕野马那么好运,他只得花了100多卢布从两个罗布猎人那里买到两峰完整的标本,其中一只是母驼,腹中有即将出生的幼驼。这三只标本被送到了俄国,使俄国成为当时全世界的博物馆中唯一拥有野骆驼标本的国家。在我国,只有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的博物馆里,有一具80年代在罗布泊东部阿奇克谷地考察时拾到的野骆驼的骨骼标本,被誉为该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野骆驼:罗布荒原上的精灵图片2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风雪考验,我们终于到达了距罗布荒原最近的唯一能加油和补充给养的36团团部所在地——米兰。米兰宾馆的四层楼房里,我们是唯一的客人。第二天,我们将两辆越野车的所有油箱和油桶全部加满,并带了只够10天饮用的淡水。两辆车均已严重超载了,但愿能在寒旱的罗布荒原及时补充到淡水。原先我们分为两个拍摄组的计划因大雪被迫放弃,我们将重点蹲守罗布泊南岸、阿尔金山下的一条峡谷——那里有野骆驼喜欢的矿化度很高的咸水泉。李伟杰先期来此侦察,曾发现大批野骆驼来此饮水的痕迹。
  我们跟米兰的朋友,也是我们唯一的救援人告别后,就进入了莽莽荒原。昔日一望无际、单调灰暗的荒原现在洁白耀眼,大雪覆盖了所有以前探险者的足迹和车辙,我们两辆越野车靠GPS导航向荒原腹地前进。傍晚,我们在途中一个小沙丘旁宿营,这里距我们计划去的那条峡谷还有2天的路程。我们用夏季山洪冲下的红柳根点起一堆篝火,但火焰无法驱散寒冷,就连火堆边的雪都不能消融。虽然这里的气温已经达到零下25摄氏度,篝火能让我们有一盆热汤喝已经很知足了,等进入峡谷咸水泉蹲守,就不可能生火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