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爱与构建自我的矛盾


□ 姜九红

  摘 要:莫里森在一次访谈中谈到,《宠儿》所揭示的正是自我,做自己的宠儿,与一个母亲之间的矛盾。拉康的三维世界理论为分析赛丝难以释怀的母爱创伤以及由此造成的自我成长困难提供了一个心理分析视角。
  关键词: 母爱 自我 三维世界
  
  《宠儿》是美国黑人女作家托妮•莫里森的一部力作,自问世以来就以其浓烈而扭曲的母爱震撼世界,被认为是美国文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其中,莫里森突破了美国传统对黑人女性刻板、类型化的书写,丰富了黑人女性的内涵,塑造了赛丝这样复杂而又个性化的人物。她兼具女性的温柔、男性的坚强、母亲的伟大和动物的残忍,她所展示的每一方面都令人震撼不已,而这一切都紧紧围绕“母爱”两个字。
  法国心理学家拉康的三维世界理论为分析赛丝难以释怀的母爱创伤以及由此导致的母爱的扭曲提供了理论框架。拉康把人的心理发展过程分为想象界、实在界和象征界,构成了他的三维世界理论体系。想象界是自我形成的原初阶段,拉康把婴儿第一次发生主体意识的一瞬间称为“镜子阶段”,它是想象界的起点。本文试以拉康的三维世界理论为基础,分析赛丝弑婴行为背后的心理根源,以及她如何克服心理障碍重建自我。
  
  一、想象界:母爱的缺失与破碎的自我
  
  享受或给予母爱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然而奴隶制破坏了黑人的家庭关系,赋予黑人女性一种特殊的母爱定义,剥夺了黑人孩子正常成长的母爱“养分”。在想象界中,母亲与孩子之间的关系通常在自我与世界之间建立起稳固的边界或区分。镜像中所形成的自我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甚至下一代。
  小说中赛丝拥有的是一个异化的母爱,母亲只给她喂过两三个星期的奶,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为她做过什么。拉康认为“镜子阶段”一般发生在6到18个月的婴儿生长期。而赛丝与母亲(乳房)的亲密接触也不过两三个星期,因此母亲在它幼小的心灵中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意象,充当它“镜子阶段”的“他者”(镜子)。何况,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她没有一个可信赖的人。虽然有楠的照顾,但为了生存,弱小的她却不得不为几口奶水去斗争。因此,“奶水”给赛丝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对她来说,“奶水”是母爱独有的一种标志。学校老师的侄子抢走了她的奶水,侵犯了她作为母亲的身份,这坚定了她逃亡的决心。本着“奶水到的时候,我也就跟着到了”的信念,她排除万难,保留住了“她儿女母亲的命”。但是这次逃亡的代价太大了,她可以逃出“学校老师”控制的庄园,却逃脱不出一个母亲杀死自己女儿后的自责和歉疚。这种痛苦是无处诉说的,她希望至少自己苦守奶水的这种解释可以证明她是对的。
  没有母亲的奶水和陪伴,赛丝已经是苦不堪言,还要面对母亲的遗弃,这也是赛丝最不能原谅母亲的地方。与母亲过早分离的体验使赛丝破碎的自我由于感受到外部世界的威胁而充满了恐惧,因此具有一种“侵凌性”。拉康所提出的“侵凌性”与弗洛伊德的“死亡本能”类似,但是拉康认为“侵凌性”主要是由婴儿在各界域(想象界、实在界和象征界)间的转换失败而引起的。赛丝认为一个母亲在任何情况下也不该与她的孩子分离,她的杀子行为既是她对母亲的一种坚决否定,也是她在外在的打击和内心痛苦的煎熬下情感的大爆发。
  想象界是身份和认同的焦点,母爱的缺失造成了赛丝自我与他者、自我与世界之间关系的崩裂和界线的混淆。作为一个母亲,她没有自我,她的每个孩子都是她破碎自我的一部分,而且是“最好的部分”。虽然她不承认自己杀死女儿,十八年来却一直生活在自责、内疚和倔强的僵持之中,与丹芙独守在124号内。这些创伤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也不可以被记起,因此她受伤的自我本能地拒绝进入象征界。
  
  二、实在界:母爱的追寻与自我的迷失
  
  小说中每个经历过奴隶制的人都有一个不堪回首的过去。但是,为了明天,“过去是他们必须跨越的难关。”对赛丝而言,“未来,就是把过去留在绝地”,忘记自己被遗弃者的身份,然而,在她内心的幻化中,她又不断地进入到实在界。实在界是拉康三维世界理论中最令人困惑的一个。它是产生愿望的客体,由于愿望一旦被满足它就进入到想象界或象征界。因此,实在界本质上是一个以“缺席实现的在场”。拉康说:“从压抑的意义上说,所有被象征界拒绝的东西又重新出现在了实在界之中。”
  如是而观,赛丝最大的愿望就是得到母爱,这种愿望伴随着母亲的死而成了永久的缺失,只能存在实在界中。尽管赛丝强调对母亲的遗忘,把关于母亲的记忆压抑在潜意识中,但是隐藏在这种遗忘背后的却是她对母爱的渴望和需要。这种爱和需要因为她的无处诉说,无以诉说而被象征界拒绝。拉康认为主体与实在的关系本质上是某种关系的缺乏。创伤的作用就在于我们从中可以发现实在。母亲带给她的创伤是赛丝的心结,是她杀死自己女儿的直接心理根源,但最终得到的不是母爱的解脱而是另一种创伤的开始。在她内心深处,悲伤、内疚和母爱交织在一起。十八年来,她一直生活在痛苦的煎熬中,无法过上正常生活。保罗•D的到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她的悲痛,使她再次产生了某种信任的感觉,也因为此,他的离去意味着赛丝再一次被遗弃,绝望中她把全部的希望和寄托都转向了宠儿。宠儿的回归,是她创伤的再现和证明。赛丝努力地想通过弥补宠儿来平复创伤,却再次掉入过去的深渊,陷入一种疯狂状态。在对精神疾病的研究中,拉康指出精神症患者是典型的能够提供实在的人。赛丝意识流式的独白,就像精神病患者的叨叨絮语。从中,她把宠儿的回归看成是她对母爱的理解和渴望。她无法接受别人对她母爱的怀疑,幻觉中宠儿的理解给她的固执和骄傲提供了一个证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