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我同床共枕的姐姐们



  98年读的大学,转眼,毕业已经5年了,想起曾经同床(同一个上下铺)共枕(我们的被子枕头都是学校统一发的,故而常常在洗晒之后搞不清哪个是自己的枕头,读者请勿浮想联翩,与断背山毫无瓜葛)的姐姐们(我最小),借一句用滥了的俗话,心中无限感慨,万千滋味在心头。
   姐姐A,来自云南昆明,布依族,娇小聪慧,喜食辣。来上海后,常为上海菜太甜而痛苦不堪。一日,见食堂有辣椒肉片出售,狂喜,买了一份,回宿舍,只吃了一口就放下筷子,恨恨道:“上海的辣椒怎么比苹果还甜?”我凑过去看,原来是甜椒炒肉片。于是告诉她,这不是辣椒,是甜椒,上海人用来烧菜配色的。姐姐A开始控诉这几个月没有吃到真正的辣椒,结果让她光滑的小脸上长满了痘痘,我安慰她,星期六我回家就去菜场帮她买真正的辣椒。姐姐A抱住我就在我脸上kiss了一下,惹得我倒不好意思了。星期六下午,我就去了大木桥路菜场,帮姐姐A买辣椒,记着她的嘱咐,要买那种小的、尖的,所谓朝天椒。谁说上海没有辣椒?我一眼就看见了一堆青青的小尖辣椒,2元一斤,害怕姐姐A不够吃,于是一下子买了3斤。
   果不其然,回到学校,姐姐A看见我从包里拿出的小辣椒,就欢呼起来。打探好楼下管宿舍的阿婆不在,紧闭窗门,插好电炉,把小辣椒放在小锅里,加点水,加点盐,就等着吃盐水辣椒了(怎么有点像旧社会被拷打的地下党员)。烧着烧着,姐姐A有点疑惑了,闻着不辣啊?可是又分明是朝天椒啊!吃的时候,姐姐A的脸色终于郁沉了下来,说朝天椒到了上海也成了叛徒,一点也不辣,竟然还有一点甜。姐姐A掷了筷子。一声叹息。我惶惶然不知所措,小的尖的不就是朝天椒吗?后来,姐姐A寒假从云南带来了几大瓶家酿的辣椒酱,餐餐饭必加,包括豆沙包、酒酿圆子、糯米饺等甜点,叹为观止。几年以后,我才知道,当年给姐姐A买的所谓朝天椒其实是杭椒,并非朝天椒投敌改换门庭。
   姐姐B,南通如皋人,据说她的家与明末名妓董小宛故居仅隔一街,故而常听她谈董小宛,偶尔回家,也不忘带来如皋特产——董糖(一种花生酥糖)给我们吃。姐姐B读大学后,很快就恋爱了,男朋友是动力学院大三的,每天在校园里出双入对,招摇过市,路人侧目。不久,我发现动力学院的男生只要看见我们宿舍的几个女生就窃窃私语狂笑不已,内心大惑不解。于是我和姐姐们态度诚恳地向一位动力学院的男生请教,此人先是闷笑,后抵挡不住我们的甜言蜜语,告知,原来姐姐B男友宿舍里的男生知道我们宿舍的几个女生相互以姐妹称呼,于是他们分别自称为大姐夫、二姐夫,以此类推,(他本人则为妹夫,说着,瞥了我一眼。)故而看见我们出来,就咋咋呼呼,说某人的小姨子来了。姐姐们一听,气得花容失色,一致认定这是姐姐B的无耻泄密行径,要大刑伺候。消息灵通的姐姐B的男友得知,晚上提着一大包零食连同食堂的夜宵,登门赔罪了。姐姐们板着脸不理不睬,姐姐B的男友也不说话,一个劲地往外掏东西,酸奶、果冻、牛肉干、瓜子、苹果,反正只要学校小店里有什么,他的包里就有什么,眼见着堆成了一座小山,末了,他感慨一句:“这个月我只能喝西北风了。”那几天我们宿舍的女生们个个嘴上长了泡,吃零食吃出来的。据悉,向我们泄密的那个男生被姐姐B的男友痛骂了一顿,责成他为全宿舍泡三个月的开水,此后,常在开水房看见他一手四个热水瓶,于是,轮到我们狂笑不已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交际与口才》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交际与口才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