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眼镜戴来装近视(外一篇)


□ 萧春雷

眼镜戴来装近视(外一篇)
萧春雷

作者简介:
萧春雷,男,曾用笔名司空小月、十步、围石等,福建泰宁人,1964年出生。
写作诗歌、散文、小说、艺评及其他。著有诗集《时光之砂》、散文随笔集《文化生灵》、《我们住在皮肤里》、《阳光下的雕花门楼》、《风水林》、《嫁给大海的女人》、《烟路历程》等。作品散见《人民文学》、《小说选刊》、《读书》、《东方》等杂志,并被收入多种选本,包括两种中学教科书(人教版和北师大版)。散文和小说均获过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奖一等奖。现居厦门,就职于某报社。

感谢上天,我的视力一直不错,经常吹嘘说视力测验时可以退后半步。进入不惑之年,讶然发觉书本捧得稍近,眼前模糊一片,反而要挪远些才看清文字,心想开始老花眼了。犹记韩愈的句子:“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牙动摇。”我的老年开始得比他略迟,症状更轻,算是一件可安慰的事。老花眼大约与读书无关。净空法师讲《金刚般若研习报告》,竟然说:“从前的《藏经》阅读很方便,因为字体很大,寸楷,一个字一寸,不要戴眼镜,所以古人没有发明眼镜,眼睛不会老花。”韩愈处于中国书籍史上的写本时代,字体够大了,不是照样老眼昏花?
净空法师说中国古代没有发明眼镜,却是对的。最近有个别学者老是想证明中国早就发明了眼镜,理由之一是马可·波罗的游记曾经提到,之二是有个英国人在《泰晤士报》上发表文章说中国人在孔夫子时代就有了眼镜。这两条都很脆弱,马可·波罗的记述一向有人怀疑,而孔子时代的眼镜要一个英国人去发现,本身就荒唐。我读来读去,原来他们将水晶磨出的凸透镜片——放大镜——当成了眼镜。放大镜的确可以用来读书,至少毛泽东晚年是这样做的,他很少戴眼镜,有一个印刷厂专门为他印制大字本书籍,上海某仪器厂为他专门制作了十几枚放大镜。
政治领袖都不喜欢戴眼镜,大约他们把视力衰弱看成一种身体缺陷。希特勒并不以读书勤奋著名,老花眼还是缠上了身,他的秘书把所有文件都用大号字打出,称之为“元首字体”。他从不在公众场合戴眼镜,也不让人拍他戴眼镜的照片。顺便说一下,后来的小独裁者萨达姆也是这样,从不戴眼镜出现在公众场合,演讲时就让助手把讲稿上的文字印得特别大,每页只有几句。
按照约翰·托兰那本《从乞丐到元首》一书的记载,当希拉赫夫妇偶然在总理府发现希特勒戴眼镜看书时,后者说:“我要戴眼镜了。我一天天老了。我要在50岁而不是在60岁时发动战争,原因也在于此。”就我读过的二战史著作,还没发现谁把战争爆发的时间跟一副老花眼镜联系起来。
眼镜是明代传入中国的,最早的名字叫(aidai)。这两个字现在很少用了,不认识很正常,查《辞源》,的意思为:一盛貌;二云覆日谓之;三犹今之眼镜。明人田艺蘅《留青日札·》记载说,提学副使潮阳林公有两个奇怪的东西,“如大钱形,质薄而透明,如硝子石,如琉璃,色如云母。每看文章,目力昏倦,不辨细书,以此掩目,精神不散,笔画倍明。中用绫绢联之,缚于脑后,人皆不识,举以问余。余曰:此也”。这里所描写的东西,显然是眼镜,当时人不认得,那是因为中国本来没有这玩意。明嘉靖年间的郎瑛在《七修续稿》里也提到了眼镜:“少尝闻贵人有眼镜,老年观书,小字看大,出西海中,虏人得而制之,以遗中国,为世宝也。”那时候,眼镜是传说中的珍奇宝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