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活在乡村与城市边缘(组诗)


□ 非飞马(土家族)

◎非飞马(土家族)

一头黄牛穿过大街

一头黄牛穿过大街

穿过小城好奇而颓废的目光

穿过汽车长长的尾气

它那么苍老,那么古怪

像一个怪物

汽车不住地鸣笛

像是在抗议,又像在大声呵斥

一头黄牛慢吞吞地走着

苍老如此显目

仿佛小城不是小城

仿佛小城是一座沙漠

头顶烈日尖叫

前方的水泥地沉默

前方的屠宰场沉默

有人磨刀霍霍

随风而来的声音

像死神在打着呼噜

土地·种子

春天,—块土地等待着牛和犁铧

等待着疼痛,受孕

远处,一座高楼在乒乒乓乓的声音里

烟尘滚滚,变成一片废墟

过一会儿,就会开来春天的推土机

打扫现场。就会有一座高楼

拔地而起。这是城市的春天

郊区的土地陷入整体的焦虑

——她们早已荒芜

长满了巴茅草,野花和蒺藜

像一个失落的寡妇

在漫长的等待中

被荒芜和空虚占领

而城市的种子纷纷变节

除了少量的一批被运往乡下

生根发芽。更多的都要被迫留下

接受节育手术,失却生殖能力

然后,她们将会变成米饭、水酒、蛋糕

进入餐厅、酒吧、夜总会

她们将与一个时代合谋

上演一出出集体狂欢、醉生梦死……

进城的水

和我一样

进城的水最先生长在农村

和我一样,多年前

进城的水在农村享受孤独

和宁静。和我一样

进城的水肯定是受了某种诱惑

(也或许是受了某种苦楚)

匆匆来到了城里

和我一样,进城的水

被很多人利用,但没有一句感谢话

和我一样,进城的水要给人煮饭

洗衣,泡咖啡,洗澡,冲厕所

没有一刻闲着。和我一样

进城的水习惯了城里的生活

下水道就是最终目的地

而乡村,只剩下干渴和空虚

和我一样,进城的水

是村庄孕育的,身上带着

村庄和泥土的气息

再怎么洗,也洗不尽

那一年

那一年,母亲卖光了家中所有的鸡蛋

仍然没有凑齐我的学费

那一年,母亲没有哭,我也没有哭

那一年,为了让我顺利上学

母亲卖掉了一头长发

要知道,那头乌黑的长发

在她头顶上盘了几十年

那一年,父亲去湖南挖煤

挖出了一身风湿病

那一年,父亲回家了´空着手

那一年,父亲在家人面前羞愧得无地自容

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那一年,父母亲常常在夜间叹息

长长的,在夜幕中传去很远

那一年,姐姐小学未毕业就辍学了

那一年,姐姐陪同父母一起上山干活

白天,汗水湿透了衣裳

夜晚,就嘤嘤地哭泣

像一只吵人的蚊子

那一年,我烦透了姐姐的哭声

闲下来,我就为自己是男孩子而庆幸

那一年,我考上了师范,还差一大笔学费

那一年,爷爷卖掉了棺材

那一年,我拿着学费去上学,老是想到

我的学费是爷爷的棺材换来的

那一年我心情沉重,被亲情压得喘不过气来

那一年,我毕业了´端上了铁饭碗

我知道我的铁饭碗是爷爷的棺材换来的

那一年爷爷去世了,我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

那一年我哭泣着招呼前来参加爷爷葬礼的亲人

那一年,我每天都想起爷爷

想起他满脸的皱纹、银白的须发、失明的双眼

想起那口高大的卖掉的棺材

那一年,我恨自己,一次也没有梦见过爷爷

那一年,很多微笑都在时间中变成了金子

那一年,很多泪水和汗水都已风干

那一年,时间的刻刀在心上留下很多刻痕

那一年,我开始长大,亲人们渐渐变老

那一年,往事通通变成虫子

潜伏在我和亲人们的肚子里

  责任编辑石彦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活在乡村与城市边缘(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