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杨铁匠


□ 阿微木依萝

  杨铁匠一句话也不说地站在那里,我以为他应该说点什么。

  “杨铁匠,你是哑巴不是?你怎么把我的锄头打成这样?我打的是锄头不是镰刀!”气愤的客人在杨铁匠身后大骂,但是杨铁匠好像听不见他的声音。

  “杨铁匠!就算是赊账你也不能这样。赊账是暂时的,我早晚会把钱算给你,你这样子算他妈的什么意思!”那人向前走几步,追着杨铁匠继续骂。

  杨铁匠终于恼了。这是他忍耐很久才突然发怒,吼道:“我没饭吃了!你他妈准备赊到几时!”

  我站在山洞外面的石堆上,杨铁匠的吼声差点把我从石堆上震下去。

  杨铁匠和客人扭打起来。我不会去劝架。我才十岁。

  杨铁匠是从外地搬来的,他来那天是个中午,两只手各牵一个孩子,左边是女孩,右边是男孩。他的肩上架了一捆被子,用红花的床单罩住,像一朵大花开在身上。手臂上还挂了几件衣裳,与唱戏的一般。那时我站在村口的草垛子旁边,正巧看见杨铁匠牵着他的两个崽子进村。我就像看见怪物一样朝着我家的厨房大喊——“妈!洋鬼子迸村啦!”——前一天晚上,我在邻家蹭电视看,电视里有个洋鬼子和他长得一模一样:长头发,毛胡子,穿一条短裤。唯一的不一样大概是鞋子的区别,那洋人穿的是皮鞋,杨铁匠穿的是草鞋。可惜我当时并没有多注意杨铁匠的鞋子,所以我认定他是洋人。

  “喊你妈的魂!”我妈是这样回答我的。她的脑袋只在门边晃了一下就缩回厨房。

  “嗨,小娃娃,你们这里可有打铁的?”

  他喊我小娃娃,这使我心里大不舒服。在我想来,我可是个大人了。“你!是哪个?”我斜着眼问他。阳光有些强烈,把我的眼又逼回正位。

  “铁匠。”

  “不懂。”

  “打铁的。”

  “不懂。”

  “哎,跟你一个娃娃有啥好说的。说啥你也不懂。”

  “你不是洋鬼子?”

  杨铁匠哈哈大笑:“我不是洋鬼子。我是杨铁匠。”

  杨铁匠没有和我多说,他领着两个孩子朝村子的边缘绕了一圈,最后,他在一个斜坡的山洞前三下两下搭了个偏棚,住下了。在偏棚过了些时日,他才在山洞边起了一所草房子,一个人建,用墙板装满泥巴,一天砸一板,慢慢将四面墙壁立起来。他是个死了老婆的硬汉。但也有人说他是个死了老婆的软汉。他喝醉了会哭。

  我就是这样认识的杨铁匠,还有他的两个孩子。我常去他家蹭饭。当然,我悄悄去,在那里吃个半饱,回来再吃一顿,这样不会被父母骂。杨铁匠的厨艺很臭。

  杨铁匠住在村里快要两年了,听村里的女人们传言,说他打铁挣了一簸箕银子了,我们村子以及附近村子的钱都让杨铁匠挣光了。所以她们在打铁的时候,不是砍价就是赊账。“应该这样!”她们齐声表示。我是挤在她们中间听来的,她们说什么从来不避开我。当然,有时候说到什么要命的事情,也会把耳朵凑近了说,不敢让我听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