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钟点工


□ 于 川


我在这座被蓝色玻璃幕墙围裹着的豪华大楼里做钟点工已经将近半年了,但每天早晨当我驻足于它那遮了朝阳的阴影中的时候,仍然忍不住要仰了头,认真地去数它的层数;从上到下,不多不少,正好是二十四层。似乎它从诞生那天起就是这样高大,而且还会永远这样高大下去,直到有一天訇然地垮掉,像我居住了三十年的那幢石库门的老房子,听说是用了炸药,眨眼的工夫,齐刷刷地扑到地上,没有了。
守门人永远把他那干瘦的脖子缩在立起来的制服大衣的领子里,虽然大楼前的那块面积不大的草坪上已经泛出了嫩嫩的绿。同在这一幢楼里干钟点工的几个本地和外地的女人不止—次地乜斜着蓝蓝的眼睛,酸酸地对我抱怨:除了我他从不为任何一个钟点工或者保姆拉开那扇厚重的玻璃门。于是,我不得不做出一副厌恶的样子,不以为然地撇撇嘴,把心里的那一份自得仔细地藏了。有时,我也会在经过他面前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瞟上他一眼,看到他脸上忽然间泛出的光,不知道我那绝情的前夫为什么会毫不留恋地离我而去。
“早!”
拉开玻璃门的时候,守门人对我点点头。
“侬好!”
我很矜持地对他微笑了一下,那神态相信绝不亚于任何一位居住在这幢大楼中的女人。
大楼的前厅墙上高悬着的电子钟的指针正好指向八点,这个时间对于大楼里大多数住户们来说是太早了一点,四部电梯都静静地停在底层,门上闪着那个最简单的红红的阿拉伯数字。我拎着装满了各色蔬菜的马夹袋跨进电梯的时候,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
电梯一直把我送到大楼的最高一层,下了电梯,我在24A的门前停下来,从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那扇雕花的橡木门,走进去。
客厅里很暗,所有的窗帘都低低地垂着,宽大的黑色真皮沙发上凌乱地扔着几张报纸,茶几上那只敦厚的大号的烟灰缸里充满了长短不一的烟蒂,两个啤酒罐歪在一边,一小片干了的啤酒渍印在茶几光亮的面上,涩涩地;书房的门开着,从门口看进去,宽大的书桌上除去那台主人最中意的电脑之外,也堆满了散乱的报刊;主人的卧室还关着门,看来这个职业的“炒股者”一定和平常一样,还没有起床。
把装着蔬菜的马夹袋放到厨房里,我开始收拾房间。
24A的主人是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人,他是我在这幢楼里的第一个雇主。他不像一般三十岁的男人那样见了稍有姿色的女人就难免有些饶舌,他永远是少言寡语,似乎把舌头也押到股市上去了,每天除去吩咐我要做的工作之外,在我两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内,他就很难和我讲上几句话了,遇上他心情极好的时候,这多半是在股市大涨的时候,他会踱到厨房来看我做饭,偶尔还会参与两句意见,让我兴奋半天,而在绝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只是端坐在那台显示着股票曲线和数据的电脑前,默默地一支接了一支地吸着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在这套宽大的房间中除了那台电脑之外,一切都不存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