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棵白杨树


□ 范金泉

□ 范金泉

1

这天,一大早,程素娥担着一担尿,一出渔王寨,就感到不对劲。大老远的,看到她家的四棵白杨树没啦。咋没哩?她的心情,顿时像一群黑色的蝗虫飞过,啃痛了她记忆深处的玉米地。

四周的薄雾弥漫着臭椿树味儿,在芦苇和剑茅草上滚动,空气的颜色像一锅清米汤。一群野鸭子从她头顶上飞过,咕咕唧唧的叫声像是一阵白花花的雪片,带着湖中的鱼腥味,在她眼前飘啊飘的。要是以往,她担着尿出来浇菜,或者是到湖里,打草捞菱,捕鱼捞虾,下网箱什么的,走出村子,就能看到她家地头上的四棵白杨树,看到树上的喜鹊窝,黑糊糊的,像几颗扎人眼目的珠子一般。喜鹊在树上呱呱,青灰色的叫声如同湖中跳跃的鱼群。可是,今天,那四棵树不见了。

一点不错,有人偷了她家的树。一些树枝,横七竖八地扔在水沟里。她将一担尿倒在葱沟里。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近前。是谁这么手疾眼快?这地刚换主儿,还没等俺醒过神来,就把俺家的树给偷走啦。这算啥事儿。她说。

三天前,村里的承包地重新分配。村里有规定,承包地每十年一动。抓阄儿再分,她家的地,让村长抓去。地归村长,但地头上,有她八年前种的四棵白杨树,都碗口粗细,盖房已能做梁。程素娥知道村长不好缠,怕夜长梦多,本打算最近几天,把这几棵树卖掉,还没等她找到合适的茬口,这四棵树就被人偷了。

程素娥回到家,把担子放在厕所门口。毛茸茸的阳光从院子里皂角树上滚落,带着嗡嗡声,像湖中黑色的铁片鱼一样在地上跳动。她男人黑三正在猪圈里出粪。猪粪的酸臭味像一群白色的蝴蝶在院子里飞。

咱家的四棵白杨树被人偷了。她说。

瞎熊揍的。毛不了他。

毛不了谁啊,你就会骂人,你说是谁?

这不扎尾巴的屌事还能有谁?瞎熊揍的二牤牛呗。

不会吧?他当上村长,做事还能跟以前一个德性,不顾脸盘?真是他,咱认吃亏吧。可别惹他。

你那泥巴蛋子眼,能看清个啥?去找他,给他啰啰清楚这屌事,咱有理,怕啥?

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甭去哩,四棵树,不值几个钱,咱认吃这个亏。

这不是吃亏的事,是明着欺负咱。

找他啰啰,也弄不出个熊豆来,又没抓住他的手。他不承认,咱反而猪八戒照镜子自找难看哩。二牤牛可是张飞卖刺猬人硬货扎手,咱是武大郎卖豆腐,人窝鼻子货又瓤。他平时那副杀猪的嘴脸,说话牙床子在外边,无理争三分,得理更不饶人,我看这事算了吧。

让你去问问,又没让你和他抬杠,看他驴日的咋说。黑三说罢,把重重的一锨粪泥撇出来。呱唧一声,像一条死鱼,搰在石臼子旁边。

你这熊货,眼瞎啊,猪粪溅在俺身上啦,你给俺洗衣服。

黑三嘿嘿几声,话里带着潮湿呛人的猪粪味。去问问吧。这熊事儿,咱连个屁都不敢放,以后,他会蹬着鼻子上头,啥事儿,越怕越有鬼。他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