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红(短篇小说)


□ 章建

章建

  像贼撞见了贼一样,先是惊讶于惊讶,然后是热衷于热衷。

  我在这个臃肿的城市里撞见了马小丝。

  你一定知道,我是个热爱写小说的人,那么,马小丝也是个热爱写小说的人。这种热爱很自然地促使着我们经常在一块喝酒,五六块一瓶,不贵,你请,我请,最后都成了小说在请了。

  马小丝写了篇短篇小说,题目叫秋红,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划上了最后一个句号。他说,章建,我写的这篇小说基本上都是真实的,写着写着,我的泪水就哗哗的,只是主人公的名字做了处理,你看看达到了发表水平没?或者提点建设性的意见,我是要往大刊投的!

  我接过几张皱皱巴巴的稿纸往怀里一揣,很是麻木地说,我们现在的任务是解决这瓶酒,天忒冷了,我们得让冰冷的心热乎起来啊。

  晚上我窝在四周漏风的薄薄的被窝里,一场意外的暴雪让往日热火朝天的工地彻底熄了火。我被冰冻得百无寂寥地打着手电筒看着马小丝用钢笔在方格稿纸上写的小说,他是这么写的:

  秋红的丈夫大栓粉刷外墙的时候不幸从三楼失足,摔断了一条腿,摘除了一只肾。

  工地的工头给大栓垫付了两万元医药费后突然人间蒸发了。出了院大栓泪眼婆娑地说,秋红,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们,离了吧。

  秋红不离,嫁鸡随鸡,秋红相信这是自己的命,老辈子人都说,不认命的女人就是魔女投胎,永远被人唾弃的。秋红说,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怎么能够舍你呢,以后我赚钱养你。

  秋红没有学历和技术,找了很多工厂,别人一看是个细皮嫩肉的姑娘,都以各种理由拒之。一天茫然地在大街上瞎逛,被一个浓妆艳抹戴着几只黄金戒指的女孩一把拽住,说秋红,你咋也来这个城市了?秋红看了半天才认出是自己的初中同桌王小丫。秋红很是意外和惊喜,同桌同学的她们能够在异乡的一条大街上偶遇,真是一件令人幸福的事呢。秋红说,呀,王小丫,听说你初中一毕业就出来了,混得不错嘛。

  王小丫请秋红去喝咖啡,秋红说,咖啡是个啥呀。

  王小丫扑哧一笑,说秋红啊,你来城里多久了?

  秋红说,和大栓来了有大半年了。

  王小丫夸张地张开鲜红的樱桃小嘴,说来了大半年了都不知道咖啡是啥呀,这,对了,你那位如意郎君做什么的呀。

  秋红有些郁闷,把大栓的遭遇告诉了王小丫,说王小丫,你能帮我介绍个活不,如果我再找不到活做,就只能带着大栓回老家了,你看这城里的花费多高啊。

  王小丫喝了口咖啡,说秋红你也喝,多喝几次你就知道这洋玩意儿的东西好在哪了。

  秋红喝了一口有一半憋在口里咽不下去了,满脸通红想吐。王小丫说你别吐,一吐别人就说你老土,这东西老贵了。

  两人聊了一个下午,王小丫告诉秋红自己在洗浴中心上班,每月能挣好几千块钱呢。秋红说洗浴中心不就是澡堂子嘛,你给女人搓背?王小丫咯咯地笑,说秋红,你丫的忒土了,洗浴中心是有钱男人休闲的地方,澡堂子是农民工洗澡的地方,两码事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