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给春天发个请柬


□ 郝敬堂


春天来了,春天在哪里?这里的人在望眼欲穿地寻找,却找不到一丝春天的颜色,找不到一丝关于春天的消息。
冬天去了,春天来了,岁月总是有条不紊地周而复始地变换着季节,演绎着大自然和生命的和谐与美丽。
一年一度春光好,年年相同,岁岁相似:阳光、鲜花、爱情,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在这个季节里开始,在这个季节开始的都充满着浪漫和诗意。
就是在这个姹紫嫣红的春天里,我接到一个特别的“邀请”,它来自“世界屋脊”的屋脊———阿里,来自阿里的一座军营,来自这座军营里一位素昧平生的士兵。他说,他们那里没有春天。他说,他们那里没有绿色。他说,他们那里很多人患了“绿色狂想症”。他说,他要给春天发个邀请,请它到阿里高原作客……
我无法拒绝这个诚挚的邀请,去了趟那个春天不愿意栖居的阿里,在那里听到了一个关于春天的故事。
没到过阿里的人很难想像出它是一副什么样的面目:这里离太阳最近,这里离死亡也近。这里全国海拔最高,空气含氧量最低。这里没有绿色、鲜花、爱情,满眼是戈壁、雪峰、冰川。大山冰川的脊梁上贴着“生命禁区”的标签。
春天来了,春天在哪里?这里的人在望眼欲穿地寻找,却找不到一丝春天的颜色,找不到一丝关于春天的消息。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渴望永久的期盼……”山脚下被大雪覆盖的营房里传来那个熟悉的旋律,仔细听,那是改了歌词的《青藏高原》:
饮雪水,点蜡烛
牛粪火炉臭满屋
一年半载难洗澡
生病总闻阎王哭
缺报刊,无电视
眼望雪山叹长气
家中亲人可安好
邮车每月来一次
白天兵看兵
晚上看星星
春天不见绿颜色
夏天不见花衣裳
哎呀———我的娘
……
尽管这歌声里充满着忧伤,可它是阿里官兵真实的生活写照。
大自然怎么能缺少个春天,春天里怎么能缺少绿色?因为没有绿色,有的人得了“雪盲症”,更多的人得的却是“绿色狂想症”。去年老兵退伍,老兵们带着难以割舍的“高原情结”离开了阿里,经过4天4夜的长途跋涉,来到日喀则,老兵们发疯似的纷纷跳下车,朝路边几棵在寒风中颤栗的秃树飞奔而去。那是冬季,那树已经没有叶子了,只有干枯的枝干。可他们曾经是有绿色的啊!兵们抱着树喜极而泣。对于患“绿色狂想症”的阿里兵来说,这的确是一服良药了。
渴望以绿色滋养眼睛的官兵们可谓是绞尽脑汁,可他们绿色的梦想却一个个地破灭。
终于有一天,炊事班战士小胡有了一项伟大的发明。那天,他对着一堆吃空的罐头瓶发呆,看着看着,突然来了灵感:如果把这罐头瓶里放上土再撒上一层羊粪,在上面种上一头大蒜,不是可以长出蒜苗来吗?说干就干,他立即动手,到各班收集罐头瓶,足足收集了上百个,然后装上土,施上肥,浇上水,在厨房里满满当当地摆了一大片,接下来是每天浇水,每天观察,等待着那个“罐头瓶里的春天”奇迹般的出现。等待是幸福的,可绵长的等待也是一种痛苦。一个多月过去了,不见一点动静,小胡失望了,可他没有绝望。他在家里泡过大蒜,他知道大蒜只要有水土都会生芽的。又过了一个月,奇迹出现了。那天,他抱着那些罐头瓶到外面晒太阳,发现其中的一棵“小荷已露尖尖角”,嫩嫩的、绿绿的,像块可爱的绿宝石。发了!发了!小胡高兴得忘乎所以,从罐头瓶里拔出蒜头,一路叫喊着跑到班里,让战友们一起分享这份喜悦。“小胡,你怎么这么糊涂啊?你把蒜头拔出来,它还能再生长吗?你不是把这个绿色的希望扼杀了吗?”刚刚还沉浸在狂喜之中的小胡,经指导员的批评和提醒,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弥天大错。为此,他心疼地哭了一场。小胡的“实用性发明”很快在中队推广,官兵们用罐头瓶种大蒜、生豆芽,真的种出了一片绿色。后来官兵们给他们的发明取了诗意的专利名称:一曰“罐头瓶里的森林”,二曰“罐头瓶里的春天”。过年过节了,外面来人了,官兵们总是把他们营造的这道风景摆上,让外面的人看看着阿里的“春色”,看看阿里人心里的春天。......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