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间的深处


□ 张抗抗


最近读到费振钟先生主编的《江南民间生活摹本》丛书其中的《风月无边》一书。书捧在手里,轻巧而精致的。封面上的碧塘艳荷粉墙水田,拂来了江南湿润的暖风与雨丝。内文一页页如波浪起伏,每一面纸上都嵌着疏淡的底纹,一竹一亭一柳一燕,清晰而模糊的影子,若隐若现地在湖水中沉浮。再配以优美的文字与黑白色风景图片,可知浙江摄影出版社对这套书的设计制作,怀有怎样的偏爱而多用了几分心思。
这是一本关于西湖的书。“风月”二字,本是人世间泛意的温情与诗意。但自从被御笔在湖心亭抹去边际笔画,“风月无边”就变成了西湖的一个代词。我这个出生在杭州的女人,虽在青春年少时越出了西湖的地界远走它乡,却终究是逃不出这个“无边”——在心灵的牵念与思忆中,西湖始终忽远忽近地随我而行。
该书作者苏沧桑,来自东海边的一座小城,原本不是西湖的女儿。她恰好是在我离开西湖那个年龄走近西湖来上大学的,也许应了“一半勾留是此湖”那句诗,后来她就在这座城市里住了下来,作了西湖真心实意的“养女”。我把《风月无边》从头读到尾,第一感觉是沧桑对西湖的热爱,比我要多得多;她对西湖的了解和认知,那样细微体贴的个人感受,也为我所不及。再读王旭烽女士的《走读西湖》,明白自己已枉为“杭州女人”了。由此相信了西湖的这一个“无边”,有胜溢沧海的容量、覆盖群山的气势,把天下凡有这份抚风赏月之心的人,都收降成了西湖的儿女。
风花雪月、风轻月朗、清风明月——湖光山色流云千载,终是波澜不惊。
见过苏沧桑,一个文静秀美的江南女人;待细细品味《风月无边》,才知沧桑内心的聪慧与丰富的情思,更是一片“无边”的绿色桑田。苏沧桑笔端的西湖是女性的、是沧桑用自己的眼睛观赏、用自己的灵魂感知的西湖。迟来的苏沧桑从容地踏着桂树竹林的小径,寻找岁月在湖山留下的每一道踪迹,追问着西湖风月的成因与去向——
沧桑写断桥,撑开了一把千年的油纸“伞”;沧桑写苏堤,长堤破水入"梦"境;沧桑写晚钟,让人听见了穿透尘世的梵音;沧桑写双峰,缠绕于一个“无”字;沧桑写三潭印月,波光里扬起了幽怨的洞箫声声;沧桑写虎跑,着眼于“泉”,沧桑写龙井,落笔于“叶”;沧桑写雷峰塔,意在苍凉;沧桑写满垅桂雨,重在迷失;沧桑的云栖竹径,是天堂里的小路; 沧桑的阮公墩,是一块含烟的翡翠……
人说沧海桑田,今有沧桑来说西湖,真的有缘份——很久很久以前,西湖曾是海湾,就像一只海里的蚌壳,千年万年磨砺成了一粒珍珠。
人所共享的西湖山水,就此被沧桑的个人感受内心化了,西湖的风光月色由“有形”而变得“无形”,无形即无边,世间只有飞翔的心灵才能真正“无边”。于是在风云际会的无边岁月里,我们看到了曾在湖畔匆匆来去的人:林和靖、秋瑾、吴昌硕、俞平伯、林风眠、史量才……还有遥远的许仙白娘子、梁祝和苏小小……月湖雨湖,梅林桂雨,朵朵涟漪阵阵馨香中,古典的爱神与美神一次次起降。那都是一些善解“风月”和呼风唤月的人,即便是女杰秋瑾,“月白风清”的自由世界,是否也是她最终的梦想?若是没有那些改变着或是创造了别样风月的男人和女人,西湖纵然“无边”,却只是一片空荡荡的山水。然而,究竟是因西湖绝世的美景,惹出了无数美丽凄婉的故事;还是因那些发生在长桥断桥孤山吴山的“风花雪月”,才使得西湖历尽沧桑而容颜不老、妩媚依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