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毛风


□ 天热(蒙古族 )

  ◎天热(蒙古族)

  一

  在凛冽的寒冬里,贡格尔草原静卧着,蛰伏在皑皑白雪下,酣畅淋漓地伸展着与远天相接。虽是褪尽了春的俏丽,夏的繁荣,秋的丰硕,但那碎银铺就的僵硬以它一望无际、坦荡如砥的恢宏和耀人眼目的白同样令人回肠荡气!尽管第一场冬雪早已冰封了大地,可素以膘肥体壮的黄牛闻名遐迩的贡格尔草原仍旧吸引了不少内地的牛贩子。他们三五成群地徒步而来,跋涉在空旷而寂寥的草原上,鹰鹞般地搜寻着那些还没来得及撤离草场的牧人及牲畜,以便以最低的价格买回称心如意的牛来!

  当身材高大的鲍金和身材矮小的鲍玉刚踏人贡格尔草原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流席卷而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场铺天盖地的罕见的大雪。

  那场大雪整整下了两天两夜,鲍金鲍玉缩在朋友巴根的蒙古包里吃喝玩耍了两天两夜。他们是来到贡格尔草原收黄牛的,朋友巴根既是他们生意上的伙伴,也是他们在草原上的向导,巴根的家就成了他们在草原上的落脚点和转运站。常常是巴根把他们领到贡格尔草原的牧民家里就算完成了任务,价格由鲍金去讲。别看鲍金四肢发达,可头脑一点儿也不简单,每当那时,他便仰起一张很阳光的笑脸,眨动着一双黑漆漆的深潭般的眼睛,用抑扬顿挫的富有磁性的声调说服牧民,只需三五个回合,便能以最低的价格买到最好的黄牛……而身材矮小的鲍玉只管运输。说来也怪,那鲍玉似乎天生就是贩牛的料,无论怎样的牛,只要经了他的手,就像被施了魔法般乖顺得像个听话的孩子,哪怕是来自千家万户,只需鲍玉稍加梳理,人牛之间牛牛之间便会达成一种默契。常常是鲍玉面向牛群一声吆喝,头牛便自动列出,一声哞叫,其余的便紧随其后雄赳赳地开拔……鲍玉则晃动着两条细腿,举着面瓜似的脑袋,眯缝起那双闪闪烁烁的三角眼,甩动手中的牧牛鞭,一路踏歌而来……

  这天将要黑下来时,巴根钻出蒙古包来解手。,雪停了,四野茫茫一片,连一个皱褶都没有,天地相接处,空中的云明显地淡了´西方的天空隐约出一片火烧云来,脚下的雪似乎在动,但感觉不到丝毫的风,空气却很冷很硬。突然,巴根打了个大大的寒战,一股彻骨的寒凉直冲人他的裆部……他忙系好腰带,骂声鬼天气!一个急转身要奔回蒙古包时,巴根愣住了:自己刚刚走过的地方,像是被什么人用什么器具轻轻拂过一样,平展展的和周围的任何地方一般无二,怎么会是这样?瞬间的闪念过后,莫大的兴奋冲撞巴根发热的脑门,他踉跄着冲向蒙古包,涨红着一张阔脸,圆睁着灯笼似的眼睛,络腮胡上方一张一翕地弹跳出并不流利的汉话:朋友……朋友——老……天爷,保佑我……们,发财……的机会来啦!

  鲍金鲍玉立刻围了上来,巴根神秘地笑了,把他俩拉到蒙古包外,指了指地面说,我刚走过的脚印呢?鲍金鲍玉面面相觑:是啊!脚印呢?突然间,兄弟俩眼前一亮,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二

  辽阔的贡格尔草原在积雪的覆盖下不动声色地喘息着。天边时不时会吹来一股股寒气,那刚刚散落到地面上、蜷伏在草原胸膛上的雪花,便被激起一阵阵柔弱的战栗,仿佛那被吞没的大地正向天空发出悠长的叹息……

  精神矍铄的布仁老爹和慈眉善目的其木格老额吉还没有来得及撤离草场就赶上了这场罕见的大雪:起初只见四周的一切完全消失于微黄的云雾中,继而被凛冽的寒风所抽打,被汹涌而来的雪粒雪花雪片所拥裹,没完没了地捋绵扯絮乱舞梨花,天地间就像织起了一面硕大无朋的白网……老爹和额吉看得目瞪口呆。他们本该早早地撤离,回到冬天定居的地方,可他们不甘心呀!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夏天出场时的几十头黄牛竟在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过后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谁也不知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夜之间,四十几头黄牛不翼而飞,要不是那头老母黄牛的缰绳绊住了它的双腿,它也定会尾随它的儿孙们而去,可棚圈四周竟然看不出一点儿蛛丝马迹,这让两位老人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他们固执地相信,他们的牛是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感召了去,终有一天会回来的。于是老爹和额吉把遗失黄牛的巨痛收在心底,一心一意祈盼着自己的黄牛能突然回归。白天他们无数次地轮流出去瞭望,夜里只要能听到一声响动,他们便慌忙地爬起来,且惊且喜地到棚圈里察看……在老爹和额吉的心里,那些黄牛岂止是他们的家当,那是他们的孩子啊!从小到大,精心喂养悉心关照,个个龙睛虎眼油光水滑乖巧可爱……老爹和额吉常常津津有味地谈起他们的黄牛,唤着黄牛们的昵称,就像他们的黄牛刚刚离开尚未走远……

  接下来的一件喜事打破了老爹和额吉的心境:外孙女乌日娜的婚礼提前了,就在本月的月底,而那些早就应允给外孙女陪嫁的黄牛却仍旧杳无消息。这让老爹和额吉心急如焚。他们一直没把遗失黄牛的事儿告诉乌日娜和自己的女儿,他们—直在祈祷长生天。像刚遗失黄牛那阵儿,额吉的唇边起了水泡,老爹的脸上又布满了愁云。按贡格尔草原的规矩,女孩出嫁,父母或近亲要陪送女孩大于男方聘礼的牛羊,否则会被男方家瞧不起。年初时,放牧了一辈子的老爹和额吉就慷慨承诺,乌日娜的陪嫁由他们出,因为乌日娜是他们最疼爱的独生女儿的独生女,更因为乖巧伶俐的外孙女早已成了他们的心肝宝贝。一想到那张格桑花一般明媚的笑脸,会因为这个令人沮丧的消息而黯淡下来,老爹和额吉就会心疼得不安起来。眼瞅着婚期一天天临近,老爹和额吉商量,还是硬着头皮把这件事告诉女儿女婿,好让他们再备一份陪嫁给乌日娜。当电话打过去,老爹嗫嚅地说出原委,电话那头却传来女儿愉快的声音,她告诉老爹,乌日娜的陪嫁他们早已代老爹和额吉备齐。从电话那端传来的一声声善解人意的暖流,早把电话这端的老爹和额吉欢喜得流下了眼泪……

分享:
 
更多关于“白毛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