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对蓝色的宝瓶


□ 康启昌

你轻轻地放下笔,慢慢地转回身。我想扶你上床,你摆摆手,从容依旧,信心依旧。你自己大概也不知道,就是那次搁笔,你再也无力伏案写作了。无言的告别,一点都不隆重。春风啊,请不要唤醒海鸥的沉梦,不要惊扰山狸的幽眠,让时间在这一刻停留吧,让这一刻成为永恒吧!然而,融融的烛光啊,它正在春风中摇曳,灰色的死亡已经潜入你纤弱的肌肤脊髓膏肓,你的生命正在时间的边缘挣扎喘息。
我必须迎接,迎接那不可回避的日子,默默地,沉着地,刚强地。黄昏的码头,一颗孤星在天边流连,你已抵达生命的末端。时日将尽,无论我从什么地方——昆仑山还是蓬莱方丈盗来仙草还是灵丹,我都无法挽留你踽踽远行的脚步。一条不为人知的不归路,从你脚下伸向遥远的天边,你别无选择。我要镇定,要从容,要自然。不能露出一丝慌乱,一丝软弱,一丝痛苦。我们像一对掸落风尘的旅客,我们只用谈笑驱逐疲倦,绝不谈论生死。
其实我何尝不知道,聪明的你,不会不了解自己的病情,不会不了解我对你隐瞒的真相。我们共同拥有的两颗坚强的心,同时脆弱。谁都不敢面对真相的残酷。你怕我悲伤,假装糊涂;我怕你放弃,故作聪明。好像100年前,我们在三生石上有约:谁也不提大限之何时来临,谁也不去畅想有朝一日天堂的团聚。人生大舞台,我们表演过藕断丝不连,表演得连自己都不能不信理性主义的攻无不克。如今大半辈子过去,快到谢幕的时候了,我们还要表演,谁也不想摘下“角色”的面具。
我让女儿看你打点滴,我专门陪你说话,说斯大林格勒被围的日子,我们曾经拥有的日日夜夜;说毒疠蔓延的城市里,我们保持着灵与肉的纯洁,抵制污浊。说些与病无关的市场新闻、小道消息、民间传说、歌谣,说我们是第11种人,是另类,既古典又时尚,既不古典又不时尚。然后,我说,我相中一件宝物,想去买来,正为其价格比较昂贵而踌躇未决。你拍拍我落在你手背上的手背,赞赏我治家的严谨和家政开支的节俭。你说,“喜欢就买么,快去快回。”“如果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呢?”“当然更好,只要你喜欢。”真是善解人意的乖孩子,乖得让人心痛!我把脸凑到你的耳边小声说,“那我去了?”然后迅速转身,但一跨出房门,只趔趄两步,便跌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天哪,我再也表演不下去了,我双手捂住了泪水横流的脸,任头上的13层宝塔把我覆盖,把我压到18层地狱,我也不能逃避。我必须到什么地方大哭一场。孟姜女哭倒万里长城,我要哭得天塌地陷。我羡慕那些拉着长声哭天喊地的妻子,羡慕那些一边哭号一边诉说的女人,可惜,我不能。除非这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只要这世界大舞台还有第二个人,我就要尽职尽责。我抹去泪水,毅然站起。一个不吉利的幻觉蓦然在我眼前闪现。我想如果我走上大街便遇上了居里的车祸,那么,方才你那一颔首一微笑便是永别的意思了。居里夫人在接受天塌地陷的灾难之前,怎么没有神灵的暗示呢?不,我不能死,我要小心翼翼地呵护自己。此时此刻,爱惜我自己,便是维护延续你的生命。但不知道怎的竟有好几次,那些飞快行驶的汽车吱嘎一声停在我的身后,仅半米之遥。司机骂骂咧咧,我却毫无歉意。我说过,我不能死,我一定能够安然无恙地到达太原街工艺美术商店。
我直奔二楼,我在那里见过的那一对宝物——景泰蓝宝瓶还在那里静候我的光临。那是一种无可言传的心灵默契,我与它一见钟情。无须问价,除了它,没有一件东西可以留住你我的灵魂,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捧着它,像捧着一对孪生的婴儿,几乎是一路小跑,回到了医院。怕吓着你,不敢向你说明它的真实用途,我把它放在茶几上,然后细心观察你。你果然注意到了,但你没有惊喜,似乎有点纳闷:什么宝物,值得你风风火火抢购回来?“你买的什么?”你不露声色,慢条斯理,还是你平时的老样子。“这是一对宝瓶,宫廷御用的摆设。你先说,好看吗?”“好看。”声音颇像个懂事的大孩子。“漂亮吗?”“漂亮,”“喜欢吗?”“喜欢。”我把它捧到你的床前,让你细看。你伸出枯瘦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它。“挺贵吧?”你是著名的“鲁小抠”,克勤克俭,从来不乱花一分零钱。买鞋,我给你带60元,让你买一双真皮的,你可好,花16元买一双人造革的;配眼镜,我给你带300元让你配个水晶的,你买了一架30元的,说是度数很合适。但是我知道只要我喜欢,多贵的东西,你都不说一句反对的话。我忙说,“如果你不喜欢,我马上就可以退掉。”“不,我很喜欢。”真诚,由衷,看来,我们又一次不谋而合。我的好先生,我要的就是你喜欢这句话。“它们是多美的一对啊!”“嗯。”一个听话懂事的大孩子,什么时候都不哭不闹,更使大人们心疼。那段日子我常有这种爱怜的心情。多希望你发发脾气,骂我一顿,吵我一把呀!你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是给你盛骨灰用的。我父亲死前亲口向我要一口木质棺材,我答应他,并把那口红漆的棺材买来放在当院,让他亲自过目。对待鲁野你,我却不能。住院八个多月,从来没有提过关于你后事的处理意见。没有遗嘱,没有叮咛,只有昼夜谈唠不完的文学与爱情。随便谈到别人时,我曾经流露过,我最不喜欢火葬场卖的骨灰盒。你说,你也觉得那东西太俗。那时,我虽然没提过宝瓶,但我爱宝瓶。它是一座海上宫殿,活着,我们住105平米,你不觉得委屈,死后,我们完全可以奢侈一把,把我们那些有知有觉、有情有义的白骨装进死亡的庸俗,对你对我都是不公平的。你是诺亚,这只瓶子便是你的方舟,你应该在瓶里守候。洪水过后,亚拉腊山顶露出水面的时候,我将驾着另一只宝瓶,与你相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