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没有脚的鸟


□ 杨仕芳(侗族)

  笑不露齿这个词语是我婶婶教的。我婶婶是老师,文化很高,出口成章,就是把全村人的文化加起来都比不上她。那天我婶婶教笑不露齿这个词语,我们一下子就学会了,因为这个词语用来形容我婶婶再合适不过了。婶婶笑的时候,嘴角微微地展开,恰到好处,如若静止在水面上的微风。看着婶婶的笑,实在是一种享受。村庄里的人都这么说。

  我为此感到很幸福。

  感到最幸福的是我的叔叔。他已经四十好几了,而且跛着脚,属于三级残废,居然还娶到婶婶这样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女人。村里人都说,真不知道李光荣从哪修来的福。

  李光荣就是我叔叔,自从婶婶嫁进我们的家门,我就十分愿意叫他叔叔。

  对于南山村人来说,结婚绝对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这些年,遥远的广东变成一块巨大的磁铁,把村里的青年男女全吸走了,只有到年底的时候,外出的青年男女才风尘仆仆地归来。而姑娘们总是一年比一年少,那是嫁到外边去了。就连上了年纪的我妈去了广东也不再回来。我爸就跑到广东去寻找我妈,也把自己丢失在遥远的广东了。现在我们村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僧多粥少。不管多丑的姑娘只要到了当嫁的年龄总是一个不剩地成为幸福的新娘。在村庄里娶不上女人的男人只好跑到广东去寻找,那里是个大炼炉,汇聚着天南地北的男男女女,只要运气好,就会遇上一个愿意嫁到山沟里跟自己过一辈子的女人。我叔叔也曾想到广东去碰碰运气,然而他在十五岁的时候摔下山坡跛了脚,只好放弃这个念头。事实上我叔叔也有过成家的机会,热心的媒婆曾经给他介绍过一个耳聋和一个眼瞎的姑娘,我叔叔想象不出跟一个聋子或瞎子过一辈子将有多么艰难,便有些犹豫不决。结果还没等他拿定主意,她们已经在鞭炮齐鸣中嫁进了别人的家门。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媒婆带着笑脸向我叔叔走来。我叔叔也死了心,连聋子和瞎子都不愿嫁给他还有谁愿嫁呢?

  我叔叔的命运却在几年后的某一天发生了改变。

  那是下午,我和叔叔又坐在家门口,呆望着天空中漫无边际的阳光。阳光下是山,山上长满野草。我希望那些野草是父亲或者母亲,叔叔却希望那些野草是女人。叔叔的愿望终于实现了。那时,村长带着一个女人出现在我们面前,对我叔叔说,李光荣,要是她愿意嫁给你,你愿意娶她吗?我叔叔笑了笑,说,村长别拿我光棍不当人了,别人开我玩笑,你那么大一个村长也来凑热闹啊。村长就瞪起眼,说,你别后悔啊。我叔叔这才认真地望着村长和村长身后的女人,觉得那女人有些不一样,到底什么不一样,又说不上来。我叔叔摇了—下脑袋,感觉眼前是一个梦境。

  村长说,她是逃难来的,她丈夫在—场火灾中丧命,却留下—大笔债款,她没法还钱就逃债到了这儿,中午的时候昏倒在我家门口,她现在无家可归,我就带她来问问你的意思。

  我叔叔似乎没懂,仍旧木木地站立在那里,一言不发。

  村长说,李光荣,你嫌弃她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