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兔儿爷的天亮(短篇小说)


□ 朱斌

朱斌

  一

  兔儿爷还真把自个儿当爷了,自作主张把岗位给换了。他也许是童心未泯,觉得穿着一身保安制服很好玩,得意忘形地蹦到了我面前,两手叉腰站在路中央。

  我先是吓了一跳,等看清楚是他时,又给他搞得哭笑不得。一把手去省里拜会上级领导还没回来,他要是见了兔儿爷这副光辉形象后能说点子啥。修车的兔儿爷变成了看门的保安,这他妈谁干的?

  我还真就被老实木讷的兔儿爷给兜了进去。虽然我是他的顶头上司,可他这一次去当保安,我事先一点都不知道。我是昨天中午在食堂和他一起吃饭时才听他自个儿说的,兔儿爷端着饭菜在我对面坐下后就郑重宣布:

  “从明儿个起,我要去当保安了。”

  我连忙问他:

  “他们这次要你了?”

  “要了。今年闹用工荒,人不好找,他们只能降标准。”他得意洋洋地又添了一句:“我昨儿下午把合同都签了。”

  “啊!”我又气又急,简直要气急败坏了,“你说你这老兔子,事儿做得真叫绝啊,你事先咋就不跟我打个招呼呢?那领导知道不?”

  兔儿爷大概是原想着给我一个惊喜的,没料到我会动气,赶忙低下头往嘴里扒拉了几口饭菜,眼望别处嚼了起来。等把嘴里的饭菜都吞进了肚里后,才又往下说道:

  “还没来得及。我是这么想的,反正我来你们单位的时候也没办什么手续,干一天算一天的,好在我还是给你们请的物业当保安,还是在这儿看大门,还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晚点说也是一样的。”

  他说得煞有介事,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犯了大忌。一旁的虞美人插话打破了我和他之间的僵局:

  “您老可真行。您要走,也走远点,这算什么?”

  虞美人的话也正是我想说的。你兔儿爷要是跑到别处去了,我们确实也拿你没办法。可你这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换岗,不请示、不汇报,还自觉有理。让我怎么去面对我的上级领导。当了许多年的办公室主任,我头一回觉得这么窝囊。我气哼哼地对他说:

  “那你干脆现在也不要告诉我,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兔儿爷见我真发火了,两个小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两转,然后赔着小心说:

  “主任,您可不能这么说啊,我可是去年就跟您讲了的啊。”

  哦,想起来了。去年春天兔儿爷的老娘犯老年痴呆,他那时就动了到我们请的物业当保安的念头,主要是因为保安上一个夜班可以连休两天,这样的话,他一个月就可以多出许多天陪伴、照顾老娘。当时,我们请的那个物业正好也在招保安,兔儿爷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把心里的想法给我和盘托出。不承想被我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他见我不同意,虽然没有再说什么,却背着我私底下去找物管主任谈。所幸的是人家嫌他快六十岁的人了,年纪偏老,没有答应。谁知,这一次他居然来了个先斩后奏。我心里一边着恼兔儿爷,一边气恨物业,用东家的人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一个,挖墙脚挖到东家身上来了,太搞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