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鲁迅怎样对读者负责


文 古耜

  显然是从既定的读者意识出发,鲁迅在文学创作“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上,十分注重客观的艺术效果,并因此而呈现出既谨慎又积极的主体选择与价值取向。所谓“谨慎”,是说鲁迅在秉笔发言的过程中,总是坚持为读者——特别是青年读者的得失利害而颇费斟酌,总是喜欢从他们的角度反复考虑、小心取舍“说还是不说”的问题。请读读《写在〈坟〉的后面》、《北京通信》和《两地书》吧!在这些篇章里,先生一再坦言:“我就怕我未熟的果实偏偏毒死了偏爱我的果实的人……所以我说话常不免含胡,中止,心里想:对于偏爱我的读者的赠献,或者最好倒不如是一个‘无所有’”;“我的译著的印本……每一增加,我自然是愿意的,因为能赚钱,但也伴着哀愁,怕于读者有害,因此作文就时常更谨慎,更踌躇”;“我自己,是什么也不怕的……然而向青年说话可就难了,如果盲人瞎马,引入危途,我就该得谋杀许多人命的罪孽”;“我所说的话,常常和所想的不同……我为自己和为别人的设想,是两样的。”这种充盈着自省和自律的殚精竭虑与惨淡经营,自然是作家提高言说质量与效果的重要保证。而所谓“积极”,则是指鲁迅作为“精神界之战士”,有时为了给自己预设的读者——如寂寞的先驱、热血的青年,提供一种心灵的慰藉和精神的助力,“给予一种不退走,不悲观,不绝望的诱导”,以致情愿暂且放弃或超越当下生命中实有的种种苦闷、忧患、疑虑、困惑,而以“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的心理,毅然在自己的著作中“删削些黑暗,装点些欢容,使作品比较的显出若干亮色”。于是,我们看到:“在《药》的瑜儿的坟上平空添上一个花环,在《明天》里也不叙单四嫂子竟没有做到看见儿子的梦”。应当指出:这种被鲁迅称之为“曲笔”的抒写,并不违背先生一贯倡导的“有真意,去粉饰,少做作,勿卖弄”的现实主义原则,更与先生所抨击的文学的“瞒和骗”无涉。其实,它只是表达了先生对生活真实与艺术真谛的别一种理解:文学所反映的“不必是曾有的实事,但必须是会有的实情”;眼前所见尽管只是“雾塞苍天百卉殚”,但它并不妨碍文艺家“只研朱墨作春山”。此种洋溢着理想主义情怀的读者观念,庶几更显示出鲁迅的博大与超卓。

  在作家与读者的维度上,鲁迅强调思想的启蒙和精神的引领,但是却并不因此就忽视文学自身的魅力,而是竭力主张作家的创作要把善与美、把倾向性与感染力融为一体,通过美的、富有感染力的语言和形象,实现对读者的善的、具有倾向性的陶冶与感召。先生指出:“生存的小品文,必须是匕首,是投枪,能和读者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的东西,但自然,它也能给人愉快和休息”……它给人的愉快和休息是休养,是劳作和战斗之前的准备。”先生认为:“单为在校的青年计,可看的书报实在太缺乏了”,而这种书报的特点则应当是“浅显而且有趣”。对于那种单靠题材和口号为作品贴标签的做法,鲁迅是坚决反对的。在《“硬译”与“文学的阶级性”》里,先生写道:“前年以来,中国确曾有许多诗歌小说,填进口号和标语去,自以为就是无产文学。但那是因为内容和形式,都没有无产气,不用口号和标语,便无从表示其‘新兴’的缘故,实际上并非无产文学。”这样的作品无疑会败坏读者的胃口,其中的教训迄今值得汲取。

  面对读者,鲁迅一向抱着拳拳之心和殷殷之情,但是却又反对作家无前提、无原则、无分析地盲目迁就乃至迎合读者。在文学大众化的潮流中,鲁迅意识到,当“大众”也成为一种时髦时,一些庸俗、低俗的东西也会打着“大众”的旗号招摇过市,甚至风行一时;一些作家也会因为媚俗和趋利而忘记文学的责任。正因为如此,鲁迅坚决反对单纯依据读者多少、流行与否来判断文学作品的优劣高下。在《文学和出汗》里,先生敏锐而俏皮地问道:“只要流传的便是好文学,只要消灭的便是坏文学;抢得天下的便是王,抢不得天下的便是贼。莫非中国式的历史论,也将沟通了中国人的文学论欤?”也正是在这一意义上,鲁迅一再坦言:文艺家不是“大众的戏子”,而是“引路的先觉”。他谆谆告诫作家:“若文艺设法俯就,就很容易流为迎合大众,媚悦大众。迎合和媚悦,是不会于大众有益的。”鲁迅讲述这些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七八十年,然而,中国社会却在历史的螺旋式发展中,进入了一个新的大众狂欢的语境。此时此刻,我们重温先生的相关论述,不仅依然意味深长,而且照旧振聋发聩,其种种观念和主张既发人深省,又启人深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1期  
更多关于“鲁迅怎样对读者负责”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