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罗佩笔下的小说回目及其意义


□ 李小龙

  从对中西小说异同的比较、对中国传统章回小说体制近现代命运的思考来看,荷兰著名汉学家高罗佩(Robert Hans Van Gulik)的《狄公案》系列创作体现出来的文体特点及其问世后之命运显得如此意味深长。虽然,“西方人写章回体小说,高罗佩是空前的,恐怕也是绝后的”(高罗佩著,杨权译:《秘戏图考》,广东人民出版社一九九八年版,序言13页),并不具有中西方文化交流的普遍性,却是中西两种叙事文学类型参照的绝佳角度。
  高罗佩对中华文化的倾心及其精湛的汉学修养使我们在论述过程中不必有郢书燕说的担忧,可以相信,他真切地了解并应用了中国章回小说的文体形式。一九四七年,第二次在日本大使馆工作的高罗佩读到一部中国章回体公案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又名《狄公案》),很感兴趣,便翻译为英文,并在序言中将中国古代公案小说与以柯南道尔为代表的西方侦探小说相提并论,指出中国本有源远流长的公案传统,“却不亚于福尔摩斯也”,这一翻译活动也成为其创作的最好准备。同年,他就开始了《狄公案》的写作。原稿用英文,但他曾声明,英文本“仅仅是中文和(或)日文版的基础,我的目的在于让现代中国和日本的作家看到他们自己的古代犯罪小说中蕴含着大量可供发展为侦探小说和神秘故事的原始素材”(见荷兰汉学家伊维德:《高罗佩研究》一文,任继愈主编:《国际汉学》第五辑,大象出版社二○○○年版,46页)。“但其时一九四九年,中国出版界顾不上狄仁杰,日本出版商认为此书把几个和尚写成坏人,有侮辱日本佛教界之险,危及战后敏感的社会关系。因此此书最后只能以英文出版。”(参赵毅衡:《写狄仁杰的荷兰人——名士高罗佩》,《中华读书报》二○○二年二月十三日)高罗佩并没有忘记他最初的想法,在一九五二年把系列中的第一部《迷宫案》(The Chinese Maze Murder)亲自译为中文,由新加坡南洋出版社于一九五三年出版发行(此书原由新加坡南洋出版社出版,原本未见,王筱芸在荷兰莱顿大学发现此书并带回公诸于世)。此后的“狄公案系列”在西方大获成功,狄仁杰不但成为了福尔摩斯式的“东方神探”,也成为构建西方大众“中国形象”的窗口——这是高罗佩没有想到的,他的初心不过是想向当时沉溺于“外国惊险小说的三流翻译作品”的中国人证明,中国古代有着更为高明的同类故事。后来,中国人也注意到了这位荷兰人创造的新的狄仁杰,赵毅衡说:“七十年代末,我劝友人陈来元与胡明以中国元明通俗小说的语言翻译这套书,以归本还源,因为这原是高罗佩写此套书的范型。他们做得非常成功,几可乱真。”至此,“Judge Dee”终被迎回故里。于是,历史中的狄仁杰、清代公案小说家笔下的狄梁公、高罗佩译本中的“Dee Goong”、高罗佩笔下中西合璧的“Judge Dee”及陈来元、胡明稍经修描的新狄公,互相承继而又各有修正,构成了中西文学交流史上多重文化交织的奇异光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