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麦垛的春好


□ 季栋梁

  季栋梁  1

  春好站在桃花坞前,望着对面高楼。对面新起了一栋高楼,四十多层高,楼顶装了射灯,因那光柱,天空就显得更加高远了。春好在想那光柱能射多远,是不是打到了天墙上。爷爷说天上有天宫,玉皇大帝就住在宫里,那肯定是有天墙了。

  春好正看得出神,忽然一个身影从身边急慌慌擦过去,春好本能地往后闪了一步,收回目光盯了一眼,这个身影是那么熟悉,她张口就能叫出名字,却又怕走眼错认,这世上人像人实在太多了,不要说背影,就是脸膛一模一样的也不少,于是就紧随上去。可那身影带着小跑,春好只能也小跑着跟上去。

  到了灿灿小屋前,那身影慢了下来,春好方才追上。那身影一只脚已经跨进门去,春好叫了声张生哥,一把将张生扯了出来。因为太过用力,张生几乎被扯了个趔趄,不是被春好扯住,定然摔一个跟头。灿灿小屋里的小董冲了出来说小云,你咋也做起这种事来,咱们可是最好的姐妹。

  小云是春好在胭脂巷用的名字。姐妹们从来不用真名。有个姐妹看《李卫当官》,就自己叫了顾盼儿。小时候,春好常坐在山顶看云,云多自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还会变这变那的自己玩,呆腻烦了,趁着风就飘走了。春好那时的愿望就是变成一朵云。到了胭脂巷后,她就给自己起了小云这个名儿,

  春好说小董姐,他是我哥。小董说他是你哥,我还是你姐哩,给姐也来这一手。春好说他真是我哥,叫张生。小董嘻嘻一笑,我还叫崔莺莺哩。说着拽住张生另一条胳膊往屋里拽。春好说小董姐,小云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胆子再大也不敢抢你屋里的人。小董说小云还用得着抢人,今儿却有些奇怪了。张生甩脱小董的手,盯着春好说你咋知道我叫张生,你认得我?春好说哥,我是春好。张生说你是春、春好?你往亮处站让我看看。春好往亮处站站,张生眯了两眼,掉头就走。春好追了上去,小董问真叫张生?春好回头说呀,谁哄你做啥么。小董说还真叫张生。

  春好紧追几步,挽住了张生的胳膊问哥,你吃了么?张生说吃、吃过了,你忙你的去,我走了。说着就抽出被春好挽着的胳膊。春好又一把拽住张生的胳膊说哥,我有事跟你说。张生迟疑了一下,脚步慢了。春好一时有点慌乱,想不出该去哪里,抬头看到冰点咖啡屋,说哥,咱们进去坐坐。

  进了冰点咖啡屋,找了个位置坐下,春好打了铃,服务生过来,春好说一杯果汁,一杯炭烧咖啡。张生垂着头,两只手紧攥在一起,粗重的呼息都听得见。春好掏出烟来递给张生一根说哥,你抽烟。张生接过烟,掏出火机点烟时手抖动得像箩筛,春好看着心疼,真想捉住那手,可她知道要捉住那手,那手会抖得更加厉害。

  春好发现带张生走进冰点咖啡屋是个错误。这里都是一对一对的情人,搂肩贴面,卿卿我我,尤其是斜对面的一对一阵一阵接吻,还整出响声来,更讨厌的是他们接吻后还盯着他们看,就像接吻是表演给他们看的。张生的头垂得就更低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