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公德个人”缘何产生——专访阎云翔


□ 辛智慧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在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何解读这些变化,一直是中外学界的一大热点。已有的解读一般多从政治和经济方面入手,圈点中国在改革开放前后的差异;即使有研究从社会角度切入,也多关注市民社会、社会分层、社会溃败等宏大叙事,少有关注中国个体道德观和价值行为方面变化的研究。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人类学终身教授阎云翔的研究,正好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

  在新著《中国社会的个体化》中,阎云翔认为,个体在私人生活领域的崛起,已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显著的变化。其实,从晚清到“五四”,中国的知识精英就一直在呼唤个人的独立自主,希望通过再造“新民”“新青年”而再造中国。但是后来随着形势的变化,“五四”先贤迅速过渡到为集体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呼唤上去。当前个体的重新崛起,似乎是对几十年前的一个回应,应该乐观其成,但是,阎云翔却发现,当前的这种个体化是处在政府掌控之下的,私人生活的充分自由与公共生活的严格限制,最终会导致“无公德个人”的出现。这种新出现的变化会将中国带往何处,值得关注。

  阎云翔出生于1954年, “文革”初起时,全家被从北京遣送回山东老家。此后为了逃避饥饿,他逃往东北,被距离哈尔滨市50公里的下岬村收留。17岁到24岁,阎云翔在下岬村当农民。1977年恢复高考,他以小学五年级的水平通过死记硬背考上北京大学,后留学哈佛大学攻读人类学。从1989年开始,他先后多次回到下岬村开展人类学调查。特约作者最近在北京采访了回国探亲的阎云翔教授。

  “无公德个人”的出现

  过度功利的个人主义在中国的发展,使得很多年轻人忽视了尊重他人同等权利的义务

  财新《中国改革》:你的著作中提到,当前中国的“无公德个人”已然出现?

  阎云翔:对。通过对下岬村长达15年的田野调查,我发现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彩礼的标准金额已经涨了10倍。更为重要的是,如今彩礼的接受者已逐渐从新娘的父母过渡到新娘自己。甚至常常是新娘与新郎联合起来向新郎的父母索要最大额度的彩礼,这常迫使新郎父母深陷债务困境。而新郎和新娘的合法理由却是个人财产权的观念和个人主义的说辞:新一代青年在索要彩礼和房子时的权利意识更强,常会声称他们对家庭经济是有贡献的,他们只是以彩礼的形式要回属于自己的那份钱;更有一些伶牙俐齿的年轻人坚持认为,从家庭的财产中取回自己的存款只不过是在行使个人权利,这是个人自由和独立,或者说,这是有“个性”。而当我问到什么是个性时,他们的回答常常是“想做啥就做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我后来发现,这个案例反映出来的情况,在中国的年轻人中具有普遍性。过度功利的个人主义在中国的发展,使得更多的年轻个体开始强调“我应得……”,在从父母那里索要更多东西的同时,却忽视了尊重他人同等权利的义务。

  财新《中国改革》: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何在?

  阎云翔:我觉得这需要从微观和宏观两个方面来看。

  微观方面,在个体心理层面,村里的年轻人通过大众传媒和城市生活经验习得一套功利个人主义的说辞,从而有助于他们将自己对高额彩礼的追求合理化。在过去20年里.批评某人自私已经没有任何的道德约束力,因为村里的年轻人都把自私当做在市场经济中成功的重要品质。这就和西方哲学中以权利和义务的平衡为核心价值的个人主义形成鲜明对比。在西方,独立自主和自力更生几乎是所有个人主义定义中最普遍而基本的两个要素。另一方面,中国普通家庭的行为规范也出现了巨大变迁。首先,包办婚姻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已经基本消失,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父母开始失去家庭生活的控制权。其次,分家方式也由传统的所有儿子都结婚后才分,变为结婚一个分出去一个的方式,因为分家不分产,所以也逼迫新婚夫妇索要更高的彩礼。与此同时,从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冲击下,传统的孝道失丢了意识形态和制度的基础,再加上后来受到强调平等互惠的市场经济价值观的致命冲击,老人的赡养就成了一个大问题。父母为了避免让儿子形成对自己不利的看法,从而使晚年失去安全感,也会尽量满足孩子的各种要求,如帮助已婚的儿子建立小家庭、提供最大数量的彩礼等。

  在宏观方面,1949年中国革命成功后,从上而下的社会主义改造,包括对西方个人主义的抨击,导致了村民对社会主义的集体忠诚取代了他们对家庭的忠诚,集体主义取代了家庭主义,国家开拓了一个崭新的社会空间,为年轻人的自主性创造了必要的社会条件。但这种自主性和权利,不是来源于自下而上的抗争,而是来自于自上而下的集体化、国家政策和政治运动的影响,这就使得年轻村民在家庭领域追求个人权利的同时,并不是以同等努力投入到公共领域去获得独立自主。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国家又逐渐放松了对人们日常私人生活的控制。于是,市场经济和全球消费主义的价值观成为了小到家庭生活、大到社会变迁的支配力量,这使得中国出现了和西方相似的情况。日常生活中消费主义的崛起直接激发了村里年轻人为了奢华彩礼而相互竞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无公德个人”缘何产生——专访阎云翔”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