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指尖上的游思


□ 张大威

  上完网,关闭电脑,呆坐在电脑桌前,刚才还饱满充实得如丰收的谷仓一样的前额,现在却干瘪、塌陷,光秃秃的似一块被海浪舔光的没有褶皱、没有丰收秘语又老又硬的石头,孤立无援地被抛在了月夜苍白的沙滩上。许多萦绕在指尖上的游思,已经断裂,断裂得那么彻底,那么无情无义无影无踪,就像一个从未被孕育、更别说会诞生的婴孩。总该留下些芳香吧?比如说那些舞者的裙裾煽起的芳香,在太阳底下花儿一样地仰起脸儿,一个圈儿一个圈儿将你围绕起来的暧哄哄的芳香。嗅嗅指尖,可疑地是没有留下一点芳香。这么长的时间就这样散散漫漫地溜走了,蜻蜓点水飞燕剪波般地溜走了。是足够两只成熟的鸟儿在春光中相识相知缠绵做爱,在指尖上筑巢孵卵,生出几只四喜丸子般肉感小鸟的时间了。
  每日里,手指拖着鼠标(或是鼠标拖着手指)在电脑前便是如此游荡,游荡的手指其实是在“走路”。
  从前人用脚走路,现在人更多的是用手走路。人用脚走路走得又慢又近;人用手走路走得又快又远。
  人用手走路,这事儿多么好,这事儿看起来真像光棍儿做梦娶媳妇一样轻而易举,甜蜜美观。
  窗外,天上有一轮年轻的太阳,没有乌云,甚至没有风,风会把光线吹得东倒西歪,没有风。阳光无论从什么角度都可以照射到你窗下的那条小径。小径却长满了青苔,阳光下的青苔?!又是那样的饱满,一肚子的汁水,花、茎、体混沌一身,混沌的品格,混沌的青苔,梅花般大小,在阳光下恣意绽放,美丽的脸庞满是沧桑,是从出世就已老掉了的婴儿老太婆。没有人走的路都会长满青苔,不走路的脚也会长满青苔。伸出自己的脚看一看,鞋底下也是朵朵梅花绿,唉!美国作家D·贝尔在《透明的生活》一文中,引用评论家艾伦的话说:“当人们完全依赖铁路和马车这些运输工具时,他们的社区是何等分散,何等的遥远!”“每个小镇,每个农庄,都依靠自身条件开展娱乐。人的视野狭小,终年生活在熟人熟物之中。”“生活在熟人熟物之中”会被人看作是封闭、蜗居,没有偶然,也没有惊奇,死水无澜,密不透风。小镇的激情被厚厚的青苔所裹住,遥远的他乡的信息没有翅膀飞来窗下。小镇是一群麻雀,麻雀是最原始的泥塑,是小镇的土长出了翅膀,长出了眼睛,长出了尖尖的小小的喙,最终长成了麻雀的模样,是小镇的土飞了起来,围绕着小镇叽叽喳喳飞翔的麻雀是一粒粒获取了灵性的小土球。远方暮色苍茫,大海的涛声隐隐约约,成群的思想在远方列队舞蹈,而麻雀只绕着小镇飞翔。这是距离与情感等值的年代。土地、河流、人、阳光,春风、麻雀、小镇,没有任何缝隙地生存在一起。小镇的人在谈话时,彼此的目光相视,即便是仇恨与厌恶的目光也会彼此相视。交流原初的意义一定是目光像流水一样一波一波地鲜艳生动地向对方的眼睛、脑际涌去。否则,又是什么在“流”?当语言还没有产生的时候,人们的交流不就靠的是眼睛吗?当然还有手势,指尖的触摸,或带着清风,或带着雨雪,都有温度,属于生命的温度,沿着目光,沿着指尖,由一个生命传递给另一个生命。还有面部表情,细致入微的面部表情,一朵花儿似的开在脸上,恒久而明亮,馨香而温暖。接着语言诞生了,是熟人熟物日久天长的交流使语言诞生,是碰撞的火花照亮了所有的语言,是面对面的交流,使一个个生命产生了喜悦、依恋、相知、友谊、情感、信任……神在小镇的泥土中呼吸,“泥土在你的名字上流淌”。在小镇你所看见的一朵花就是一朵真实的花,它有花儿的韵致,花儿的勾引,花儿的风流艳事。有时你觉得时间静止得能滴下水来,日复一日,小镇什么也没发生,只有白云无心地远去,只有春雨完美地飘落。可是忽然有一天,你会发现那朵花儿已经结出一枚红艳艳的果子了,日月升沉,物候流转,逝去的光影虽比一只水鸟伫足在涟漪上的脚步还要轻盈。但是该发生的一切全都发生了,都在你可感其体香的范围内发生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