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巷弄深深


□ 王剑冰

  一
  
  周庄说不清有多少条巷弄,几乎每条巷弄都从水边出发,而后一直向房屋的里边延伸,必然地会通向一个个生活的门口。
  只是有些巷子太窄了,那种窄是让你想象不到的窄。
  在这条街上无数次地走过,竟也没有发现这条巷弄,它挤在酒肆茶舍之间,路过的人必是早被那些高高挂着的幌子弄得眼花缭乱,这条小巷就总是在视线中迷失。
  其实在巷口的墙上还钉着一个牌牌:“窄巷”。
  要看到这样的巷子,必得是早上或傍晚,店铺打烊时。
  要不是一条狗,我还是发现不了它。这条狗和另一条狗在逗耍,并不是恶战,跑来追去的,一会缠在一起翻滚啃咬,一会又起而散去,蹦跳撒欢。
  两条狗像是在恋爱。
  其中一条就一忽不见,另一条跟进去的时候,被我看见,原来是一条很窄的巷弄。
  这时我看见了钉在巷口边上的牌牌,这个巷子的名字原是叫“窄巷”。
  既是巷,是可以让走的,我便轻轻地走了进去。
  之所以说轻轻,是巷子的窄给了我一种逼迫感,一种紧张感。
  巷内静极,夕阳侧着半个身子在里边也渐行渐远。
  当我深入进去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处一处的小小的院落。
  这些院落让人怀疑曾经改动过。因为不少发黑的梁柱一般的东西以及灰色的瓦堆放得到处都是。
  按照惯例,小巷两边都是深宅大院,它说不准会将我引入一个什么人家的后花园中,却不可能是一片简单的住房。
  不过,我从这些梁柱与灰瓦中找到了某种答案。
  时间是无情的。
  我只是从中想象出小巷的昨天。
  这种只容一个人一把伞进出的小巷,曾经产生了多少迷离的故事。
  江南的小巷,自然也走过戴望舒这样的追梦文人。
  张厅的左右各有一条巷弄,说是巷弄,其实很窄很窄,尤其是左手的这一条。
  
  二
  
  有两个玩得很好的小女孩,其中一个就住在这个很窄的巷子深处。
  外边的女孩想找里边的女孩玩,最发愁的就是通过那条又黑又窄的巷弄。
  每次站在巷子口往里望,幽幽长长都会望出胆怯来,除非放弃。
  但心又不甘,于是这小女孩想了一个办法,先是大口大口地深呼吸,然后猛然憋住一口气,心里发声喊,就像谁发了百米跑的号令枪,撒脚一路狂奔而去。
  等跑到尽头,露出一块天地,才大口将气呼出,扶着墙喘息半天。
  我听了也笑了半天。
  是一条什么样的巷子呢?
  费幸林便要领我去看。
  张厅的一位女经理引我穿过张厅的一进进院子,直向后面走去。
  到后花园处她又叫上一位拿钥匙的男管理员走向侧墙的一道边门。
  可以看出这边门平时是不开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