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视察


□ 杜曙波

中秋节过后的一个上午,学生们正在上课,水源乡办中学的校园里清冷而宁静。
猛然,电铃响了。这是学校传达室的老王拉响的,此时,田校长就站在他的身边。显然,这个特殊的命令就是他下的,因为今天的第一节课才上了十分钟。这铃声本身就带着神秘的色彩,铃声过后,教学大楼里的轰轰声,比任何一次下课后的声音都要响亮。
这时,田校长就站在教学大楼前面的花坛旁边。他脸涨得通红,双眉横成了一道墨杠子,望着从教学大楼里蜂拥出来的学生们,不由得微微地低下了头。孩子们紧偎在一起,在大楼前静静地形成一个半圆,远远地站在那里望着他们的老校长。刘馨民是年级主任,还代着语文课,在校内可谓是田校长的半个膀子,他大步走过来,粗声粗气地说:“田校长,为什么要随意停课啊?这简直是乱了章法!”田校长知道他是个责任心极强的人,一着急,说话就走调。田校长没有回答,只叹了口气,说:“老刘,赶快通知各班班主任到小会议室开会!”话毕,扭身先快步走了。
校园里出现这样的局面,完全缘于刚才水源乡党委办打来的那个电话。当时,田校长一接电话,就皱住了眉头。他压低嗓子大声说:“荆主任,这咋能成啊!学校有学校的规定,停课要经教育局批准,这是县里开大会时多次宣布了的!”
电话那边的荆主任,还是个嘴唇上才冒出点绒毛毛的年轻人,立即大声说:“规定是人定的,人也可以变它嘛!就按我刚才的安排办!”
田校长来到小会议室里还没有落座,楼道里就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伙人便拥了进来。各位班主任脸上都画着惊讶的问号。田校长涨红着脸,把刚才乡党委办荆主任的来电内容作了传达,屋里马上炸开了,有几个人忽地站了起来。
刘馨民打了个头炮:“田校长,他一个电话,咱们就能随便停了课呀!”
女教师李丽芳抱着个教案夹子,头一歪,尖着嗓子说:“哼!他负责?说得轻巧!他负得了这责嘛!”
“所以,咱们就不干!等县教育局下了通知再说!”刘馨民又暴着眼珠说,“县委吕书记来咱们学校也不止一次啦,咱们停过课嘛?一个新来的乡党委书记,有啥了不起,来趟学校就叫学生们停课,打扫环境卫生,站在校门口欢迎,好大的派头啊!”
李丽芳立刻站起来逗趣似的说:“校长,看这样子,咱们这课是停不了啦!你给人家那个主任回话去。我这就上课去啦!”一下说得大伙都轰地笑了,她却咯咯咯地笑着坐在了沙发上。
大伙都挤在一起哈哈哈直笑。
田校长的脸色涨得更红了。他伸出一只手来,习惯地在脸前挥动了几下,教师们知道这是田校长心情极度着急时的习惯动作,便都渐渐地安静下来。田校长这才站起来,一只手支在桌子上,眼巴巴地望着大伙的脸,声音颤颤地说:“同志们!老师们!刚才,大家都说得对。为维护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咱们坚决不能随意停课;要停课,得有教育局批准的手续。刚才,在电话上,对着乡里的那个荆主任,我就是这样说的。荆主任也有难处,他跟我说,乡里新来了个书记,这个安排是新书记亲口布置的,他也没办法。他这么一说,我的心也软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