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旱塬纪事(组诗)


□ 高鹏程

  徐家河
  在一万匹月光下哗哗作响的
  不是流水
  而是河岸上的一片干旱的盐
  碱花
  
  在干涸的河床上搬动石头的
  不是风
  而是一个人在艰难地动用舌
  根下的方言
  
  深深嵌在黄土褶皱中的两孔
  破旧的窑洞
  不是一个人身体里的遗址
  而是他眼中
  两窝干涸的泉眼——
  
  拨开萋萋荒草下的沙石,就
  能找到秘密的水源
  
  头营头营
  头营
  —截生铁马镫内,泊着一圈
  锈蚀的时光
  
  头营
  一匹马的头盖骨里长出妖
  娆的马兰
  
  马匹散失
  隐姓埋名的牧马人
  是猃狁的后裔还是周宣王的
  子民?
  
  头营头营
  山梁上的朝代一闪而逝
  白云的暗影,喂养着一座空
  空的马厩
  注:头营,宁夏固原的一个荒凉乡镇,历史记载中周宣王料民的大原,秦惠文王设置的牧马场,杨家将传说中第一个儿子的营寨地。徐家河是其下辖的一个村庄。
  
  在祖父的坟前
  这是夏末。荞麦的花期还很
  绵长
  玉米和秫秫汁液饱满
  但种它的人已被土地收割
  在我赶回之前
  
  如果夜晚是盛敛记忆的木囤
  我就在黑夜里走遍村庄
  在深夜的河流上阅读家谱
  辨别我体内,另一条河流的
  源头
  
  如果再走回十年,我依然会
  习惯于你剧烈的咳嗽,摸着黑
  帮你寻找紫砂茶壶
  但没有如果
  
  现在,一堆黄牛
  茶壶一样,倒扣在你的上面
  我从南方带回了上好的普洱
  和滚烫的泪水
  却已无法再为你沏一壶新茶
  
  泥墙根一带的黄花
  我知道故乡,哪一截泥墙根
  底的黄花
  最先发芽、抽叶
  长成长长的金针
  
  我知道哪一家的女子,粗布
  衣裳下的身体
  什么时候悄悄饱满、水灵
  渐渐蓄满暗香
  
  但我不知道的是,一个美好
  的词:黄花闺女
  究竟何时,和一本药书
  交换了暧昧的眼神
  
  我仅知道的事实是
  那些摘黄花的乡下女子,往
  往来不及长大
  就被提前采摘了
  
  现在,泥墙根下的黄花
  因无人采摘,年年疯长,寂寞
  凋零
  
  归乡辞
  一年的杨柳谢了。一年的雨
  雪降临
  一年的庄稼被收割
  一年的儿女
  去了远方
  
  我看着这些村庄、屋舍、炊烟
  劳碌、奔波的人们
  从土皮上一点一点消失
  隐没于
  黑暗的内部
  
  一年的雨雪归去。一年的杨
  柳返青
  一个风尘仆仆的中年男子
  打量着出生的地方,仿佛在
  打量
  陌生的异地
  
  致一棵原地奔跑的树
  我们拥有相同的坐标
  十年九旱的故土,一棵树
  是一个村庄的名字,也是一
  群人的宿命
  
  当我明白这一点,我开始试
  图逃离
  这些年我一直在奔跑,在外
  乡的路上大口喘气
  在陌生的外省艰难地呼吸
  
  这些年啊,我被火车驱赶,和
  命运
  马不停蹄地兜着圈子
  而你也在奔跑,在原地
  转动一圈一圈的年轮
  
  这些年,我还是没有跑
  出——
  我越来越大的半径、和加速
  度,其实都是
  在增加对你的向心力
  
  责任编辑 师力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旱塬纪事(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