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吉祥《十月》


□ 铁 凝


1983年,我的第一部中篇小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在《十月》发表,之后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等报刊转载,并获得第三届全国优秀中短篇小说奖。《没有纽扣的红衬衫》西班牙文版单行本在马德里教育出版社出版。由此篇改编的电影《红衣少女》获1985年中国电影“金鸡奖”“百花奖”及文化部优秀故事片奖。1985年在北京新侨饭店的一次文艺界聚会上,我碰巧与自己一向敬重的夏衍先生坐在一起。当我略感拘谨的时候,他突然对我说:“铁凝,我想告诉你一句话,我很喜欢《没有纽扣的红衬衫》这个小说。”近20年之后重又想起夏衍先生对我这突然的告诉,只因为我相信,他欣赏的是小说里流露出的作家面对生活的真挚情义,但愿在以后的岁月里我能够守住它们。写此作时我尚是一名业余作者,在一家地区级的杂志社当小说编辑。但《十月》的编辑老师并没有漠视一个年轻的业余作者,他们将《没有纽扣的红衬衫》以头条位置发表。
1991年我的短篇小说《砸骨头》在《十月》发表,获第四届“十月文学奖”。至今这是我偏爱的自己的短篇小说之一。
1999年,我的中篇小说《永远有多远》在《十月》发表,该中篇除获得第二届“鲁迅文学奖”外,亦获得“首届老舍文学奖”,北京市文学创作奖,《中华文学选刊》优秀作品奖,《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十月文学奖”,并于两年后改编为18集电视连续剧。
我在《永远有多远》的创作谈中说
在我心中,不管风云怎样变幻,不管天地怎样翻覆,北京一直是一座精神的城市,《永远有多远》的主人公白大省就生长在这个城市里。
白大省可能是一个过时的北京女人,她的仁义、和善,她的吃亏让人,她的热情与痴心,她的拙笨的小计谋……或许都还带着四合院老房子里那常年被雨水洇黄的顶棚的气息、樟木或羊皮箱子的气息,槐花、青枣和雪里蕻的气息。作为社会角色,她是众口一词被人说成理想的楷模,逢到个人生活,她则老是处于劣势。亲友、家人同学、同事,谁都可以为了自己免遭伤害、获得利益而把麻烦拽给白大省。她所挚爱的男人也只有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才选择了她。她承接了这一切,且心甘情愿,浑然不觉。这种承接能力仿佛不是后天的训练,而是天然生成,无法更改的。这就使得白大省几乎不像生活在二十世纪末的一个北京人了,她更像北京的一个死角,死角里一团温暖而略显悲凉的物质,一缕硕果仅存的精神。
我们可能会祈祷白大省不变、唯有她不变,才能使人类更像人类,生活更像生活,城市的肌理更加清明,城市的情态更加平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04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