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寒露·霜降


  我们又站在这飞舞着风沙的城市的街头了。

  再走过去就是有名的夫子庙。那一座黯黑的亭子,矗立在一片喧嚣里面,远远的看过去神龛里被香火熏得黯黑,如果这里面真是供着孔夫子的话,那厄运似乎真也不下于在陈国蔡国的时、候罢?天色已经薄暮,远远望过去,在板桥的后面,是一座席棚式的小饭馆,题着“六朝小吃馆”。好雅致的名字。

  小吃馆的前面就是那条旧板桥,有一部记载明末秦淮妓女生活的书,就题作《板桥杂记》。我和w立在这渐就倾颓的旧板桥上对着落日寒波,惆怅了许久。

  桥右面有一棵只剩下几枝枯条的柳树在寒风里飘拂, 旧日的河房, 曾经做过妓楼的,也全凋落得不成样子了,那浸在水里的木桩, 已经腐朽得将就折断。有名的画舫,寂寞的泊在河里, 过去的悠长的岁月, 已经剥蚀掉船身的美丽的彩色,只还剩下了宽阔的舱面,和那特异的篷架,使人一看就会联想到人们泛舟时可以做的许多事情,吃酒、打牌,……这种零落的画舫似乎可以使人记起明末的许多事情,如《桃花扇》中所记:其实它们至多也不过是太平军后的遗物。 当南京刚刚规复以后, 当时的统帅, “理学名臣”的曾国藩为繁荣这劫后城市所颁布的第一条办法,就是恢复秦淮的画舫,想从女人的身上,取回已经逝去了的繁华。知道这故事的人恐怕已经很少了。

  一路走着,纸店,装池店,甚至嫁妆店都在匆匆一望中使人流连; 虽然市面是那么萧条,在暮色苍茫中走过市街,想想这已经沦陷了五年的城市,在满目尘沙中,很自然的想起了 “黄昏胡骑尘满城”的诗句。

  晚上在那间充满了冷气的大屋子里,坐下写一封信,告诉上海的朋友在我们的长途跋涉的第一段旅程中所得的印象。想起了昨夜的别宴,她们都上了装,还赶了来,那是一个凄凉的聚会,浅浅的红唇,失去了风姿的笑靥,那一种沉重的感情,真使人觉得难于负载了。

  ——选自黄裳《白门秋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寒露·霜降”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