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沙水拍(外二首)


□ 陈永柱

白族

在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
我唱着儿时那首老歌——《金沙江的水》:
“金沙江呀,金沙江呀,每天哗啦啦啦流呀;
流呀!流呀!流尽了世间苦呀;
流呀!流呀!流尽了世上愁……”
回到阔别58年的故乡——鹤庆,
回到汹涌澎湃的金沙江畔。

金沙江啊!
你日夜汹涌着,澎湃着,呼啸着,
你滔滔奔流淌进我的心窝,
清洗着我记忆中的血泪与饥饿,
然而,在大自然范畴里,
你毕竟只是一条普通的江河。

自从70年前,
红二、六军团从你身上越过,
你的激流便融入震撼世界的长征丰碑里,
融入到共产党领导人民军队谱写的
壮丽英雄史诗里,
融入到古今中外战争史上的奇迹里,
成为系在地球上的一条
永远鲜艳的红飘带。

红二、六军团

苍山洱海作证,
玉龙雪山作证,
金沙江流淌的都是“金子”,
那支越过金沙江的队伍是由“金子”铸成。

我看见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贺老总,
左手还是牵着那匹枣红马,
右手托着的烟斗还在冒着丝丝青烟;
我看见任弼时同志,
总是在无声地战斗,默默地献身,
叶帅称他是“党的骆驼”、“人民的骆驼”;
我看见肖克将军,
用望远镜四下搜寻,
要从敌人手里夺回祖国的命运;
我看见坦率直爽的王震将军,
抵制诱惑,反对分裂,
任弼时称赞说:
“王胡子呀!你的胡子就是硬。”
……

当蒋介石乘飞机追红军到鹤庆上空,
勘察地形,阴谋策划,
调集中央军和川、黔、滇80个团的兵力,
妄图把红二、六军团围歼。
红二、六军团巧妙地跳出重围,
分两路急速前进,
走了佯动昆明,强攻宾川,
集结鹤庆三着好棋,
把几十万追兵甩在百里之外,
疲命于筑碉固桥挖壕据守之中。

金沙江南岸的鹤庆县城,
一座“三房一照壁”的小院格外肃静。
二层楼方桌上点着五支蜡烛,
每一支烛光前燃烧着一个伟大的心灵。
那是红二、六军团的领导——
贺龙、任弼时、肖克、王震等在开会。

他们谈笑风生,
吹散黎明前的黑暗;
他们开启智慧的闸门,
把党中央的指示变为行动;
作出抢渡金沙江的决定。

红二、六军团来到金沙江边,
身后,十万敌兵追赶,
对岸,堵截的炮火连天,
眼前,是一条如虎狼的大河,
没有桥、没有船、没有溜索……
革命在危崖上焦灼……

冲过去,让浪山在胸前粉碎,
冲过去,让“猛虎”俯首听命,
冲过去,让蒋介石的阴谋破产。

蒋介石的追兵赶到江边,
红二、六军团早已从对岸走远。
看到墙上红军留下的标语:
“来时接到宣威地,走时送到石鼓镇,
费心,费心!请回,请回!”
只好朝天鸣枪,
回答委员长“御驾亲征”的一番苦心。

红二、六军团日夜兼程,
翻越白雪皑皑的大雪山,
走出布满死亡陷阱的草地,
穿过枪林弹雨编织的时空,
忍受着人间不曾有过的煎熬与磨难,
来到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北上,
保证了长征胜利完成。

我来到鹤庆西山脚下,
站立在红军长征过鹤庆纪念碑前。
激情在我血管里涌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