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风破


□ 王祥夫

西风破(中篇小说)
王祥夫

过失杀人的老周锒铛入狱,为不影响儿子小围的学业,老周与妻子共同编造谎言,让妻子对儿子说他没有父亲了。老周从此在漫长的牢狱生活中忍受着日夜思念妻儿之苦。懂事的儿子上高中后却张罗着为母亲找对象。终于熬到出狱的日子,老周就要重新见到妻儿了,百感交集的他将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他和妻子该如何向儿子诠释那个残酷而又善良的谎言?

作者简介:王祥夫,男,辽宁省人,现居山西大同。著有长篇小说《乱世蝴蝶》《生活年代》《种子》《百姓歌谣》《屠夫》,小说集《永不回归的姑母》《西牛界旧事》《从良》,散文集《杂七杂八》《子夜随笔》等,短篇小说《上边》曾获鲁迅文学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现任《小品文选刊》主编。

1

怎么说呢,西风是寒冷的,这一年冬天的西风尤其寒冷。
小围天还没亮就起来帮母亲把奶送了,顶着西风去五中那边送完奶又去送报,脸给吹得通红。小围也只有这几天能帮母亲做些事,过完年,就又要回校。以前在家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想到母亲是这样艰苦,从小到大,小围从没见母亲那双手闲过,要是有个父亲就好了。小时候小围总是追问母亲,父亲在什么地方?母亲总是说父亲在南方。小围总是问,父亲怎么还不回来?母亲总是说父亲忙,等不忙就会回来。到了小围上高中那年,小围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早在自己六岁那年就已经死了。
小围这几天不让母亲做任何活儿。外边太冷了,只要他放假在家呆一天,他就要让母亲在家里好好儿歇一天。“别动!我命令您不许乱说乱动!”小围的话让母亲十分开心。母亲笑着对小围说,医院的那些玻璃都还没擦呢,你不让我动?我不动,你去,你敢站那么高的地方擦玻璃?人家医院还等着呢,马上就要过年了。
送完报,才八点多,小围把手套放在炉子边烤着,然后一边看报一边吃他的早饭,稀粥、馒头,还有半块儿昨晚吃剩下的酱豆腐。
“妈,您找个伴儿吧。”小围又对母亲说,眼睛在报纸上。
这话小围在上高中那年就说过,那时候总有人不停地给母亲介绍对象,但都被母亲拒绝了。母亲说等你上了大学再说吧。小围嚼着饼子,眼睛还在报纸上,说家里也该有个人和您在一起,省得您冷清。小围的母亲看着小围,说你是不是在学校里有女朋友了才这么劝你妈?小围说您说什么?您说大一学生?大一学生是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小围的母亲就笑着说,既这么着,就等你起了贼心妈再找也不迟。

“到时候您也该老了,再说我也不放心,您找吧,为了我。”小围说,把报纸“哗啦哗啦”翻过来。
出乎小围意料,这回是小围的母亲说:
“信不信,妈还真给你找了一个?”
小围不看报了,看他母亲:“我不信?”
“妈给你领回来看看怎么样?”小围的母亲有些兴奋。
“这也太快了吧?”小围说妈您是不是早谈上了。
“那就再慢点,再过几年,这个就让他算了。”母亲笑着说。
“不行不行。”小围说这个人比我爸怎么样?
“个头和模样都差不多。”小围母亲说。
小围忽然高兴了起来:“有照片没有?”
母亲好像已经下定了决心:“看什么照片,我把他带回来让你看。”
“我最好能和他喝点啤酒。”小围说首先得让我过关才行,妈您得炒几个菜。
小围的母亲看着小围,忽然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说这个人和你爸差不多,个头和模样都差不多,个头,模样,都挺好。
“妈您是不是真有了?”小围说。
“妈这就给你把他带回来?”小围母亲说。
“今天?”
“对。”
“就今天?”
“就今天!”小围有些不相信。“还真有这事?而且您说来他就会来?”
小围的母亲笑了:“那我就叫他来。”
“他是不是来过咱们家了?”小围有些急了,又说不上为什么急,是惊奇。
小围的母亲说这个人今天要从外边回来,说好了的,想让你看一下。
从外边?从什么地方?这个人是做什么的?小围看着母亲。
“我这就去带他回来让你看看。”小围的母亲又说。
“好啊。”小围说,这对他很新鲜。
“你真同意了?”小围的母亲说。
“我是放心。”小围说。
“你放心什么?”小围的母亲笑了。
“我不在家的时候。”小围说希望母亲有个伴儿,一个人多不安全。
“请他来家吃饭好不好?”小围的母亲像是在征求小围的意见。
“好啊,这么说更像是真的了!”小围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