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角落


□ 王安忆

  关于这街角,最早的记忆是布店。沿了街面的弯度,开有两个门面。这已经到了繁华马 路的尾上,渐入清静,多是住户人家。所以,这布店卖的多是些普通布料,裁好的衣片,裤 片,口袋布,鞋面布。看上去有些冷清,其实生意是足够做的。那时候,生活也比较消停, 不像现在这样急和爆,什么都要做满。那时呢,有个三分,四分,就过得去了。看看都是些 小生意,还时有时无的,可也没看它说要倒闭。月末的一天,照例是关门,门口挂了牌,上 面写"盘点"两个字,以此可见,是有进账的。
  布店里的几个店员,也是悠闲的。冬天的时候,女店员手里抱着热水袋,在柜台里边, 踱来踱去。太阳照进去一个角,有一种空旷的明亮。勤快的,上了些岁数的老店员,啪啪啪 翻着布匹,裹紧了再插回布架上,那声音是清脆的。隔壁弄堂的人,女人,有他们多个老熟 人,常过来剪布料。有时并不剪布料,也进来与他们闲话几句。谁家保姆,天天带孩子来, 小孩子就在柜台上的布匹上爬来爬去。爬着爬着,一泡尿下来了,那女店员与保姆,便用背 挡了老店员的视线,将布匹翻个个儿,慢慢就焐干了。这块有尿骚味的布,最后也不知到了 谁的手里。还有时候,弄里人吵架也能吵到这里,让店里人来公断。那时候人真是少,临街 的店堂里吵,都少有人看白戏。店员们此时便收起脸上澹泊的表情,流露出些热心,两面劝 说。大多数时间,是站在柜台里面,通过敞着的门,看街上过往的人和车。
  有一路车,是从街角旁边弯过去的,从面朝窄街的门外经过。无轨电车""一声," 行行"进去和出来。拐弯的时候,不当心,"小辫子"掉下来,于是车停了。后门里匆匆跑 下一个售票员,颈前挂着帆布售票袋。跑到电车尾部,拉了杆子挑"小辫子",一个滑轮一 样的东西,挂上电线,便成了。要是售票员是个手生的女的,挑一会儿挑不上去,便又会从 前门跑下一个男售票,帮了她挑。店员们就会看这两个人般不般配,会不会有意思。"小辫 子"挑上去了,两人一前一后上车,车又""一声继续向前,街角上的言情剧便也落了幕 。
  与这街角相对的其他三个街角,有两个围墙围着,里面是殖民时期的洋房,门都是开在 前边,这里是它们的后墙。墙里边爬出来藤蔓作物,和这个街角相隔那一条东西向的大马路 。小马路对面的角上,是一个什么研究所,门开在街角上退进去一块的凹处。沿了北边小街 出去,也是一面围墙。路东边,则是弄口和小店铺。从布店望出去,那三个街角没什么动静 ,声息悄然。只有一些花草的影,在风中绰约地动。尤其是上午十时到午后三时这一段时间 ,这里几乎就见不到什么人,无轨电车里也空着,"行行"过去。那几个店员在柜台后边走 动着,说几句闲话,声音在店堂里回荡。这些店员,无论男女,都有着白净的肤色,不怎么 见老,可也看得出年纪。因为不大见太阳,缺少户外活动,所以没什么风吹日晒,同时呢, 也会有一些松弛。这样细小的银货两讫的日日进出,使他们养成谨慎和兢业的性格,反映在 他们的外部,就是略有些淡漠,也有些世故的表情。在那老店员身上,还有些畏缩。这是一 种旧式的表情,带着吃萝卜干饭学生意的履历。其实,他也未必是学生意出身,但这似乎是 一种行业的表情,于是,便传下来。当然,是渐弱的趋势,在那些年轻些的店员,尤其是女 店员身上,已经是基本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点傲岸。对于没有成就学业的城市青年 来说,做店员可说是个很不错的职业。安稳,闲适,规律的上下班,而且是在比较高尚的区 域,与边缘的工业区划分了界限。但等她们渐渐长了年岁,她们的骄矜便也会褪去些,为人 妻母的经历,还有,多少的一些世事磨砺吧,使她们变得软和下来。虽然,她们的生活基本 是简单的。那时候,时间还呈现着它自然的漫长的状态,你可以观察一个人成长的过程,看 着他,或者她,在日常生计中一点一点演变,成为另一个样子。......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