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房子


□ 牛金刚

  我拥有一所空房子的时间,一定是很久了。

  那的确是一件很久以前的事,而且仔细想想,我似乎也记不得那是什么时候,我便拥有了那所真正属于自己的空房子。只记得,那时我的空房子不宽敞也不漂亮,却有一扇大大的门,一个大大的窗。我喜欢这样的门,这样的窗。

  清晨,我喜欢隔着窗口,或是踩着门槛,看那缕晨光是怎样把我的空房子涂抹得亮晶晶的,看藏在阳光后面的风儿是怎样调皮地把我的风铃咯吱得笑个不停。我随手抓一把阳光.伸开手来,轻轻一吹,阳光便会在我的空房子里跳起五彩斑斓的舞。对于玩类似这样的游戏,我总是要在窄小的空房子里来回移动着,躲闪着随时碰壁的可能,并乐此不疲。

  夜幕降临时,我喜欢隔着窗口,或是踩着门槛,看天上的月亮是怎样将我的空房子用银色的薄纱轻轻罩住,慢慢提起来。我撩开那层纱曼,觉得我的空房子离月亮很近,近得似乎爬上房项,用那根打枣的竹竿就能扯下蟾宫里的桂枝。心里这样想,眼睛却喜欢凝望月亮的背后,凝望月亮背后的最远方,数那永远也数不清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喜欢沉溺于这样的凝望和小心翼翼地数星,是因为星星和我,和我的空房子一样,都喜欢沉默无语,都能够守时践约,允许彼此的窥视。虽然那时,我安然于呆在那所小小的空房子里,并没有多少心事和秘密,但我却相信,那些星星的眼睛,一定会告诉我许多许多我猜也猜不到的事情.包括现在和未来的,包括我和星星的。望累了,数累了,就倚在门边,对着星星许一些草籽大小的心愿,当我第九百九十九次对着星星许一个小小的愿望时,我还是深信,星星和我,和我的空房子终是心有灵犀的。

  噢!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正是春天,我的春天。因为那时我经常看到燕子在我的空房子前打着旋儿低飞,时而会停在那些翠绿的柳枝上互相整理着缁衣。我还经常听到溪水流动的声音,潺潺,潺潺……我知道它就在不远的地方孤独地流着。我盼望着那些燕子能在我的房檐下筑巢,也盼望着那条小溪能自己拐个弯走过来,走向我的房前。我想象着在白云下.自己领着燕子们在溪水里快活地洗澡,小溪也不再孤独地流泪了……只是天天这样想着,而春天就要快走了,燕子却始终未在我的房檐下筑巢,小溪也始终未走过我的房前。那时的我,倚着空房子外面的白墙,默念着这样的希望,虽然这样的希望始终没有抵达过,我却没有一点点懊恼,最多怀揣着一点点的伤心,而一转身,就撞上了一缕风,风儿也就顺手把它牵走了。

  至今也不能确信是在哪一日,空房子的温度就一天天热起来,这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我趴在窗台上探出目光,就听到了麦子开花的声音。那应该是一种歌咏,那歌声虽然细如帛丝.却那么齐整动听,像是那春天的小溪步履轻轻地走了过来,我竟一阵悸动,红红的脸颊沁出了汗滴。

  虽然麦子开口歌唱.但麦子的歌是一朵风中的流云,它不懂我的心,说飘走也就飘走了。歌声失散的日子,燥热是空房子的背景。窗外牵牛花上的晨露须臾就无踪了,一只蝴蝶热得脱了翅膀.虫子似的藏进了花蕊。望着那朵丑陋的花,虽然热,我还是身不由己地把房子的门和窗都弄结实了.关严了。只是夜晚的月亮再次投来清凉的目光时,我会慢慢打开那扇窗。我不知道我是倦厌了那些晒化麦子歌声和蝴蝶翅膀的阳光呢,还是对那瀑清凉的月色有了更多温情的心仪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