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萨义德的《东方学》与西方汉学


□ 张西平

  如何看待西方的东方学?这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最时髦的说法莫过于后现代理论系统中的后殖民主义。在西方,汉学是东方学的一支,在讨论德国的汉学时,我们也回避不了如何看待作为东方学一部分的汉学这个问题。在后殖民主义的观点看来,西方的东方学是西方人对东方的想象,是他们将东方作为他者对自己文化的反思。因而,东方学是无所谓真假和对错的,西方的东方学和东方是没有关系的,那只是西方人在解决自己精神和文化问题的一种手段、一个说法而已。同时,由于西方的东方学是伴随着西方对东方的殖民而产生的学问,因而,这种学问是沾着血的,它是人类知识和学术的耻辱。
  这种后殖民主义的观点真让第三世界国家的读书人解气。我敢说,作为一个中国知识分子,一个有着百年民族耻辱的读书人,凡是第一次读到萨义德《东方学》的时候,都会看得热血沸腾,拍案叫绝。萨义德真是好男儿,一身胆气,敢向几百年的西方东方学挑战。据说,他作为一名巴勒斯坦后裔的美国学者,为表达对以色列的抗议和不满,周末时曾坐着飞机从美国飞到巴勒斯坦,蒙上面布,在街头向以色列的装甲车投石头。周日晚再坐飞机返回美国,周一在课堂上批评西方文学中的东方形象,批评西方东方学对东方的歪曲和肢解。武器的批判和批判的武器,在萨义德那里轮番使用,非如此不能解他心头对当年殖民主义者奴役东方之恨。但过后细细一想,总觉得萨义德说的那些道理激情有余,分析不足。李雪涛的这本《日耳曼学术谱系中的汉学——德国汉学之研究》使我对萨义德的后殖民主义理论有了新的认识。
  萨义德运用解释学的理论揭示、说明了文化间的理解总是有着“理解的前见”,人们原有的知识与思想影响着人们对外来知识的认识。这点说的不错。从这点来看,西方汉学在本质上是西方学术体制中的学问,它的发生和变化必然受制于所在国家的文化与观念。
  正像德国的汉学是德国文化的一部分一样,西方各国的汉学都是各国文化的一部分。这样一个视角对于在国内做国学研究的学者特别重要,因为,这些学者常常看到一些汉学家读唐诗宋词,研宋汉轮回,就觉得汉学和国学没有什么区别。其实,国学和汉学虽然研读的都是中国历史文化,但立足点是不同的。站在巴黎看香山怎能和北京的文人们在曹雪芹故居前饮酒,在樱桃沟论诗一样呢?
  但这样是否就可以说德国汉学是一门德国人自己对中国想象的学问,它和中国无关呢?是否就可以说西方关于东方的知识都是异国的想象?
  仔细想想,我认为西方的东方学除了有想象的成分以外,也还是有真假之分、对错之别的。西方的东方学并不像萨义德说的那样简单,它有着多重的维度,需要从多个角度来分析和把握。萨义德只是看到了一个维度而已。
  当年我和雪涛与德国汉学家马汉茂、汉雅娜合编了《德国汉学:历史、发展、人物与视角》一书,他为此书着力甚多。也正是在翻译编辑这本书中,他对德国汉学的整体和个案都有了深入的了解。这个特点在雪涛这本书中仍十分明显,大处着笔,使人登高望远,有全局之感;小处着眼,娓娓到来,使人身临其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