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全球化时代的地域文化


□ 杨晓民

  当下中国,遭遇着文化焦虑和社会治理危机的双重困扰。全球化虽然给中国带来了一个开放的、不可逆转的市场经济体制,但单纯的经济诉求无法为一个十几亿人口的民族共同体提供意义,提供一种持续奋斗的精神价值。
  从维系整体族群归属和终极意义工具的角度看,文化认同的空心化倾向已日益突显。市场经济将大量社会成员抛到一个单纯利益链条中,原子化时代的公共治理迫切需要道德存量来帮助社会维系运转、资源动员、政策实施,而现实中传统文化曾经最重要的社会认同功能却急剧衰减。例如,在中国主流社会及海外华侨的意识深处,曾经共有的民族认同就是“龙的传人”。但“龙的传人”这个符号象征,在国内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已不再有原先强烈的凝聚力。当一个民族象征的内涵越来越空洞化,原先曾经非常牢固的社会纽带日益解体,当国家越来越依靠肤浅狂热的民族主义口号来维系表面的一致性,那些在现有秩序中找不到精神归属的社会成员,将逐渐因为“自我利益的陷阱”而增大了社会溃败的风险。
  在经济全球化和文化全球化的浪潮下,每天都有许多原先可以维系微观社区互动的地方性知识被挤压成碎片,散落甚至消失。层出不穷的食品安全、生产安全事故、贫富两极化、精英整体公信力的丧失、尖锐的社会矛盾和众多的群体性冲突,不仅揭示了中国社会治理危机的普遍性,还深刻暴露了对生活意义、身份认同、价值取向这种高层次文化诉求的巨大分歧。而文化纽带的断裂,往往意味着未来远比经济诉求更为剧烈的社会冲突和治理危机。
  这种普遍主义和地方性的冲突演化,与上个世纪拉美现代化故事有几分相似:高速发展的资本主义经济将拉美各民族从原有的农业社会经济体系中剥离出来,同时其脆弱的原欧文化又不足以支撑自我维系的向心力,一旦遭遇经济危机,这个根基被拔起、文化漂泊无依的移民社会就出现了分裂动荡的“拉美式现代化终止”。
  只有在这样的全球视角、历史视角下,才能深刻理解当前中国人的迷茫感,理解当代知识分子反复述说的文化乡愁、文化焦虑并不是危言耸听或无病呻吟,而是一个关乎到中华民族能否继续推进现代化的重大问题。一个在普遍主义话语表层建立了基本治理框架,但在微观上缺乏基本信任、丧失文化支撑、没有长久预期的社会,固然能造就短期的辉煌,但绝不能长治久安。
  中国当下的文化焦虑和认同危机的典型特征,在于中国作为唯一存续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背负着比其他民族国家更沉重的历史包袱,对地方性取向的压制也更为持久。一方面,全球化推动的普遍主义话语尽管如日中天,却似乎始终难以解决当代社会日益尖锐的公共治理和道德危机;另一方面,一些本土的文化传统顽强地潜伏在社会各个层面,却始终作为一种地方性知识而难以获得合法性。这种普遍主义和地方性的冲突不仅存在于正式制度的权力运作框架中,而且深存于中国社会成员的内心当中,构成了中国当代文化焦虑的一个经典情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