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毁灭与救赎的神话


□ 王 炎

历史曾一度被视为对过去发生的事件建立真实叙述的学科,只有历史学家才有权对历史叙述进行解释和评判,宣布哪种历史为真理。但是影视传媒的兴起却改变了我们的历史观,这种媒介用视觉形象来书写历史,历史影片和电视历史剧主导了我们的历史记忆。在二十世纪七十至八十年代,欧美出现了一种电影类型——犹太大屠杀影片(Holocaust Film),有大量作品可以归入这一类型,其中也包括在中国大陆影视文化中成为经典的《辛德勒的名单》、《美丽人生》、《钢琴师》、《安妮的日记》、《撒谎的雅各布》等多部影片。作为一种历史题材片,它以“历史见证”为主旨话语,通过操纵大屠杀历史的象征符号以及生产影像神话,重新塑造了世界各地观众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的记忆。如果我们要分析屠犹影片再现历史时,如何渗透了指向现实的意识形态,就有必要回顾一部早在一九六○年出产的好莱坞历史片,它为我们研究“犹太大屠杀影片”提供了索引,也为揭示影像背后意识形态的变迁,提供了“路线图”。
奥托·普雷明格(Otto Preminger)在一九六○年执导了一部史诗巨片《出埃及记》(Exodus),这部影片在今天已成档案资料,在国内少有人看过,只有它的主题音乐曾被当作“外国名曲”,在八九十年代流行于大江南北。但一九六○年十二月全美上映该片时,美国观众曾被深深地吸引了,它还对美国中东问题的公共舆论产生过深远的影响。
《出埃及记》的主题是关于一个犹太国家的诞生与大屠杀受害者获救的故事,通过采用与美国西部片相似的风格,《出埃及记》给了以色列一个演出的角色,即让以色列戴上一顶象征性的“白色牛仔帽”,从而证明这个国家、它的领袖和人民,个个都是好汉。
一部电影如何可能改变美国公众对一个民族—国家的看法?这部影片又与“犹太大屠杀影片”有怎样的关系呢?
这部根据里昂·尤里斯(Leon Uris)同名小说改编的影片,长达三个半小时,主要情节根据发生在一九四七年九月的真实故事改编。一艘艘载着从德国集中营里解放出来的犹太难民船,频繁地驶向巴勒斯坦。但由于居住在英国托管的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拒绝接受大批犹太移民,英国托管当局严格控制入境,致使几万犹太难民被迫在塞浦路斯岛屿登陆,滞留在拥挤不堪的难民营里。英国当局一方面扩建犹太难民营,另一方面将部分难民遣返德国。这时,联合国安理会正就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建国问题进行表决,犹太复国主义激进组织哈加纳就计划了一次冒险的偷渡,以便对英国人施压,营造对以色列建国有利的国际形势。影片主人公哈加纳成员分子阿里·本·迦南(Ari Ben Canaan,迦南也是《圣经》上巴勒斯坦地区的古称)化装成英国军官,伪造了英国军方命令,成功地将六百一十一名滞留在塞浦路斯的德国犹太难民偷运出难民营,并搭乘一艘破旧的商船“奥林匹亚”号驶向犹太人向往的“许诺的家园”——巴勒斯坦。但偷渡不幸败露,英国塞浦路斯当局封锁了出海口,“奥林匹亚”号被迫抛锚,变成了一个浮在海面上的“难民营”。这时本·迦南决定集体绝食,并将这艘商船重新命名为“出埃及记”(Exodus)号,向全世界发布船上难民的状况以及他们与英国当局斗争到底的决心。船上所有六百多犹太人一致要求:要么死在船上,要么回到“犹太人的家园”。英国当局让步了,同意“出埃及记”号驶往巴勒斯坦。整个世界震惊了,公共舆论倒向了犹太人一边,加速了联合国最终通过一八一号决议(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即在巴勒斯坦建立两个国家:犹太国(Independent Jewish State)和阿拉伯国(Independent Arab State)。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