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迟暮歌(短篇小说)


□ 唐棣

唐棣

  漫长

  漫长。当觉得目的地如时间一样不可及时,他便想到了小陆。从小马在小路上的前行开始吧。为了让我容易下笔,作为故事中人的她还特地提供了另外两个故事。她说,这是为我拖延时间而耍的把戏。我以为这不能算作什么把戏,更愿意称之为叙述技巧。虽然,我知道这并不怎么成功。

  两个故事是这样的。

  一个是关于塞尚和左拉的。也许,有人听过十岁的塞尚与九岁的左拉常在夏日下河游泳的往事。他们漫游来到了二十多年后的某天。普罗旺斯美好而温暖的风景。桉树林轮廓建筑的塑像。他们沿时光之河,匆匆上岸。当一片菱形的落叶哗啦啦经过1886年的那条河时,你们裸着身大打出手,互骂脏字,又是为什么?

  还有就是耳畔的肖邦和乔治·桑。这对儿小情人。

  同年夏天,肖邦来乡下的庄园看桑。俩人林间漫步。至于,是否有一只狗尾随其后,我深感怀疑。反正,他们聊的,肯定是你我听不懂的内容。你们同时发出爽朗的笑声。眼前情景正是那只追逐自己尾巴的小狗,它飞速旋转,音乐家肖邦在林间给这个旋转下了一个有名的定义:他谱写了支叫《小狗圆舞曲》的降D大调曲子。你相信吗?这首乐曲以追忆的速度进行,瞬间终了,在你根本没有想明白时,两人已慢慢淡出我的笔端。戛然而止等待着你。我—个学音乐的朋友说,这曲子演奏时应使用平滑的指尖技巧。一切在平稳中结束……我深知技巧的意义。简单的三段体,四小节序奏。之后是主旋律以反复回转的形态出现。中段甜美徐缓,与第一段形成对立。第三段,对,是第三段。假如,你听过,便可以告诉此刻正为这段文字眉头紧锁的读者朋友,第三段是第一段的反复。他们反复了我们。

  据说,第一个故事中的打架,起因是当时已成名的左拉于某篇小说里写到一个失败的画家。不幸的是,那人最后自杀而死。我曾试图寻找小说原文,誊写在这里以供读者朋友阅读。我好奇画家的死法。不过,话说回来,这画家的确影射到了非常敏感的塞尚先生。你们断交了……塞尚伤心的结果是创作出了一系列《浴女》。此刻,我正看着的这幅挂在我家电脑旁,暖气上,靠右一点的画,是前几天在一个小摊上买来的复制品。画面上一个体态腴美的女人斜在一片树林边,左下角签有塞尚的名字。我看还不错,色块运用纯熟得当,便花钱抱了回来。画贩没有的那幅《三浴女》也在墙上。价值七十五块。靠左,上点,下点。好了,就在那儿。到家后,我悬挂这幅画。身边说话的是母亲,一个感情称得上细腻的农妇,就是她在我耳边一直说,写下去。也许,有一天,写不下去了,她也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但我愿意假装能写下去。即使,头脑混乱导致文字乱七八糟。传说塞尚没成名时的画也被来访的邻居说成是乱七八糟。我哪能跟那个河边打架的人一样呢?这是塞尚的!我说。

  你觉得院子永远不够干净。远处的风井呼呼作响。下井人的车铃声响起,遥远而粗糙。看着墙上画的同时,也可以听见一片尘埃与夕阳成块儿筛下的声音。假如,这可以用声音形容。斑驳的,是我望出去的井下工人头上的明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